主页 |  网站导航 |  网站搜索 |  欢迎投稿 |  联系我们 |  English  

北师大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发布《中国企业家刑事风险报告(2016年度)》

 

国内首家刑事风险防控专业研究报告

揭示企业家刑事风险现状 推动刑事风险防控实践

助力企业家持续健康发展 促进市场经济法治进步

中国企业家刑事风险报告

2016年度)

2017415日发布)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编制

报告主持人与发布人 :张远煌 教授

  

报告支持单位

北师大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山东中心

北师大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北京中心

北师大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上海中心

 

引用本报告数据请注明版权单位:北师大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

 


 

 

中心简介

 

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隶属北京师范大学,是国内高校首家以企业高管人群的刑事风险防控为对象的应用性研究机构。中心依托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与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雄厚的学术力量,尤其是刑事学科在全国的领先水平,致力于在法学家、企业家与司法机关、律师、媒体和公众间搭建桥梁,共同关注中国企业和企业家的健康成长,助力市场经济法治建设进步和企业治理的完善。

中心立足于“两大”平台开展学术研究和提供相关社会服务:一是发布权威的《中国企业家刑事风险年度报告》,为预防和化解企业(家)刑事风险,促进企业(家)健康发展提供可靠的事实依据与路径指引;二是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合作召开跨领域的“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与经济发展高端论坛”年度高端论坛会议,聚集各路精英,共商企业(家)刑事风险预防与促进经济发展大计。

中心在引领理论研究的同时,积极开展系列社会服务活动:(1)企业刑事风险预判与防控对策体系设计;(2)企业管理人员刑事风险防控培训;(3)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咨询;(4)涉及企业家的疑难、复杂案件咨询。

 

说  明

 

一、报告宗旨与术语

报告宗旨:本报告旨在揭示我国企业家所面临的刑事风险现状,阐明企业家在企业经营管理过程引发刑事风险的规律与特征,在此基础上提出应对的思路与策略,助力企业与企业家在财富道路上健康成长,并为完善市场经济法治建设提供事实依据和决策参考。

企业家:本报告中的企业家,作为统计概念,是指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综合我国各类企业的实际情况,报告所统计的企业家范围包括八类人员:1.主要负责人(董事长、总经理或法定代表人);2.实际控制人、股东;3.党群负责人;4.董事;5.监事;6.财务负责人;7.技术负责人;8.负责销售、采购及其业务的高级管理人员。

企业家犯罪:本报告中的企业家犯罪,是指企业家在经营管理过程中,其行为被认定为触犯刑法规定的各种情形。如果犯罪行为与企业的经营管理活动无关,则不在本报告统计之列。

企 业:本报告中所涉及的企业,从规模上看主要为中大型以上企业,不包括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

二、样本收集与数据处理

本报告主要以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传的刑事案件判决书、裁定书为检索对象,对 2015 12 1 日至 2016 11 30 日统计年度内,公开发布的所有刑事案件判决书、裁定书,按照设定的统计变量进行系统检索,共搜集企业家犯罪有效案件 1458 例,作为本报告的分析样本。

为了准确描述企业家刑事风险的产生和分布,本报告从行为特征、个人特征和刑法适用特征三个方面,共设定 60 项统计指标。主要统计指标包括:涉案企业家的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企业职务、涉案人数、主从犯;涉案企业家所涉企业性质、企业规模、产业类型、发案地域、案发原因、初犯时间、潜伏期、涉案金额、犯罪所得;所涉罪名数量、种类、结构、触犯频率,以及共犯关系、主刑与附加刑适用的比例与结构等。

根据上述测量指标对所收集的案例进行逐案解析,并通过 SPSS 统计软件将所有案例数据进行汇总,建立了“2016 年企业家犯罪案件数据库”作为本报告统计分析的依据。

三、报告的基本结构

本报告共分四部分,共计 56000 字。

第一部分 企业家犯罪概况

第二部分 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指数分析

第三部分 企业家腐败犯罪分析

第四部分 企业家犯罪年度十大案例

四、报告主持人与发布人

张远煌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

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主任

五、报告写作与案例收集、数据统计人员

周振杰  博士 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教授

   博士后 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副教授

   博士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博士 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博士后,湖北警官学院副教授

彭德才  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博士研究生

   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博士研究生

龚红卫  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博士研究生

顾滋民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侯蔚林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王志鹏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李凤杰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徐俊勇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张亚光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中国企业家刑事风险分析报告(2016

 

第一部分 企业家犯罪概况

 一、企业家犯罪的规模与结构

二、犯罪企业家的身份特征

(一)性别

(二)年龄

(三)学历

(四)职务

(五)基本结论

三、企业家犯罪的罪种结构特征

(一)企业家触犯的罪名数与罪名结构

(二)国有企业家犯罪的罪种和罪名结构分布

(三)民营企业家犯罪的罪种和罪名结构分布

(四)基本结论

 四、企业家犯罪的刑罚适用特征

(一)企业家犯罪刑罚适用总述

(二)国有企业家犯罪的刑罚适用

(三)民营企业家犯罪的刑罚适用

(四)基本结论

    第二部分 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指数分析

一、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空间

(一)      涉案企业地域分布

(二)      涉案企业所在城市经济发展程度

(三)      涉案企业产业类型

    (四)涉案企业高发省份、产业类型与高频罪名交叉分析

二、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环节

    (一)企业家刑事风险各高发环节统计特征

(二)国有与民营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环节对比分析

(三)企业高发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企业家职务交叉分析

    (四)涉案企业高发环节与罪名触犯频次交叉分析

三、企业家高频罪名

(一)  企业家犯罪的罪名触犯频率总述

(二)国有企业家犯罪的罪名触犯频率

(三)国有企业家犯罪高频罪名与刑罚对应关系

(四)民营企业家犯罪的罪名触犯频率

(五)民营企业家犯罪高频罪名与刑罚对应关系

(六)高频罪名、身份特征及犯罪特征交叉分析

 

第三部分 企业家腐败犯罪分析

一、企业家腐败犯罪概况

二、国有企业腐败犯罪统计数据对比

(一)国有企业腐败犯罪各罪名触犯频次和占比

(二)国有企业腐败犯罪高频罪名适用刑罚分布对比

(三)国有企业腐败犯罪高频罪名的潜伏期分布对比

(四)国有企业腐败犯罪高频罪名的案发环节分布对比

三、民营企业腐败犯罪统计数据对比

(一)民营企业腐败犯罪各罪名触犯频次和占比

(二)民营企业腐败犯罪高频罪名适用刑罚分布对比

(三)民营企业腐败犯罪高频罪名的潜伏期分布对比

(四)民营企业腐败犯罪高频罪名的案发环节分布对比

第四部分   企业家犯罪年度十大案例

一、快播网络传播淫秽物品案

二、孙兆学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三、福喜生产、销售不合格食品案

四、徐翔案操纵证券市场案

五、邦家公司非法集资案

六、天津港爆炸案

七、广州8.8亿元特大逃税案

八、昌平房地产开发公司原总经理贪污案

九、万达、万科行贿案

十、全椒圣国机械有限公司污染环境案

 

第一部分 企业家犯罪概况

一、企业家犯罪的总体数量与结构

2015121日至20161130日的统计年度,共搜集企业家犯罪案件1458例。其中,国有企业家犯罪案件203例,占案件总数的13.9%;民营企业家犯罪案件1255例,占案件总数的86.1%。在本年度1458例企业家犯罪案件中,共涉及犯罪企业家1827人。其中,犯罪国有企业家共236人,占犯罪企业家总人数的12.9%;犯罪民营企业家共1591人,占犯罪企业家总人数的87.1%

1 涉案企业性质和企业家性质分布

国企

民企

合计

国有企业家

民营企业家

合计

数量

比例

数量

比例

1458

数量

比例

数量

比例

1827

203

13.9%

1255

86.1%

236

12.9%

1591

87.1%

二、犯罪企业家的身份特征

(一)性别   

1827名犯罪企业家中,性别明确的有1107人。其中,男性犯罪企业家共933人,占84.3%,包括133名国有企业家和800名民营企业家;女性犯罪企业家共174人,占15.7%,包括13名国有企业家和161名民营企业家。

2-1 犯罪企业家性别分布

 

性别

企业性质

国企

民企

合计

频数

百分比

频数

百分比

频数

百分比

男性

133

91.1%

800

83.2%

933

84.3%

女性

13

8.9%

161

16.8%

174

15.7%

合计

146

100%

961

100%

1107

100%

从上表的数据对比可以看出,不论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男性犯罪企业家所占比例均远高于女性犯罪企业家。

(二)年龄   

1827名犯罪企业家中,年龄明确的有848人。其中,最小年龄为22岁,最大年龄为81岁,平均年龄为45.9岁。从年龄段分布看,40-49岁的年龄段的犯罪企业家人数最多,共309人,占36.4%;其次为50-59岁年龄段,共230人,占27.1%;再次为30-39岁年龄段,共198人,占23.3%60-69岁年龄段和20-29岁年龄段人数较少,分别为68人和36人,占8.0%4.2%70-79岁年龄段和80-89岁年龄段人数稀少,分别为6人和1人,占0.7%0.1%

236名犯罪的国有企业家中,有117人的年龄明确。其中,最小年龄为28岁,最大年龄为67岁,平均年龄为51岁。从年龄段分布看,50-59岁年龄段的国有企业家犯罪人数最多,共53人,占45.3%;其次为40-49岁年龄段,共35人,占29.9%;再次为60-69岁年龄段,共20人,占17.1%;人数较少的是30-39岁年龄段和20-29岁年龄段,分别为7人和2人,占6.0%1.7%

1591名犯罪的民营企业家中,有731人的年龄明确。其中,最小年龄为22岁,最大年龄为81岁,平均年龄为45岁。从年龄段分布来看,40-49岁年龄段的国有企业家犯罪人数最多,共274人,占37.5%;其次为30-39岁年龄段,共191人,占26.1%;再次为50-59岁年龄段,共177人,占24.2%60-69岁年龄段和20-29岁年龄段分别为48人和34人,占6.6%4.7%70-79岁年龄段和80-89岁年龄段人数稀少,分别为6人和1人,占0.8%0.1%

从上图可以看出,民营企业家犯罪的最高发年龄段是40-49岁年龄段,次高发年龄段为30-39岁年龄段和50-59岁年龄段;国有企业家犯罪的最高发年龄段为50-59岁年龄段,次高发年龄段为40-49岁年龄段;同时,民营企业家在30-59年龄段犯罪的比例要明显高于国有企业家。

(三)学历   

1827名犯罪企业家中,学历明确的有609人。其中,大学(大专)及以上学历243人,占39.9%;高中(中专)学历178人,占29.2%;初中学历154人,占25.3%;小学及以下学历34人,占5.6%

236名犯罪国有企业家中,有77人的学历明确。其中,大学(大专)及以上学历59人,占76.6%;高中(中专)学历12人,占15.6%;初中学历6人,占7.8%;小学及以下学历0人,占0.0%

1591名犯罪民营企业家中,有532人的学历明确。其中,大学(大专)及以上学历184人,占34.6%;高中(中专)学历166人,占31.2%;初中学历148人,占27.8%;小学及以下学历34人,占6.4%

2-2 犯罪企业家学历分布

 

受教育程度

企业性质

国企

民企

合计

频数

百分比

频数

百分比

频数

百分比

小学及以下

0

0.0%

34

6.4%

34

5.6%

初中

6

7.8%

148

27.8%

154

25.3%

高中(中专)

12

15.6%

166

31.2%

178

29.2%

大学(大专)及以上

59

76.6%

184

34.6%

243

39.9%

合计

77

100%

532

100%

609

100%

 

 

 

 

 

 

 

 

 

 

从上表的数据对比可以看出,国企犯罪企业家绝大部分是大学(大专)及以上学历;而民企犯罪企业家学历分布较均匀,以大学(大专)及以上学历、高中(中专)学历以及初中学历为主。总体来说,国有企业犯罪企业家的学历水平高于民营企业犯罪企业家。

(四)职务   

1827名犯罪企业家中,企业内部职务明确的有1704人。其中,企业主要负责人(包括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经理、厂长、矿长等正职和副职,下同)共1156人,占67.8%;实际控制人、股东共165人,占9.7%;党群负责人共7人,占0.4%;董事共3人,占0.2%;监事共7人,占0.4%;财务负责人共104人,占6.1%;技术负责人共19人,占1.1%;销售(采购)负责人共85人,占5.0%;其他核心部门负责人共158人,占9.3%

236名犯罪国有企业家中,有225人的企业内部职务明确。其中,企业主要负责人共141人,占62.7%;实际控制人、股东共4人,占1.8%;党群负责人共4人,占1.8%;董事共0人,占0.0%;监事共2人,占0.9%;财务负责人共23人,占10.2%;技术负责人共8人,占3.6%;销售(采购)负责人共17人,占7.6%;其他核心部门负责人共26人,占11.6%

1591名犯罪民营企业家中,有1479人的企业内部职务明确。其中,企业主要负责人共1015人,占68.6%;实际控制人、股东共161人,占10.9%;党群负责人共3人,占0.2%;董事共3人,占0.2%;监事共5人,占0.3%;财务负责人共81人,占5.5%;技术负责人共11人,占0.7%;销售(采购)负责人共68人,占4.6%;其他核心部门负责人共132人,占8.9%

 

    从上表的数据对比可以看出,不论国企还是民企,犯罪企业家的职务中企业主要负责人所占比例均最高,且相对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中的这个比例分布要更为突出。

(五)基本结论

第一,在性别方面,男性犯罪企业家所占比例始终远远高于女性犯罪企业家。

第二,在年龄方面,40-49岁和50-59岁年龄段是两个最高发年龄段。

第三,在学历方面,总体来说国有企业犯罪企业家的学历水平高于民营企业犯罪企业家的学历水平。

第四,在职务方面,犯罪人群主要集中在企业主要负责人这一职位。

第五,以上结论与2015年完全一致。

 

三、企业家犯罪的罪种结构特征

(一)企业家触犯的罪名数与罪名结构

企业家犯罪的频次总计2009次,其中,国有企业家犯罪频次共计293次,民营企业家犯罪的频次总计1716次。共涉及77个具体罪名,其中,国有企业家共涉及33个具体罪名,民营企业家共涉及70个具体罪名。77个罪名分属于《刑法》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八章和第九章,共七章。企业家犯罪的罪种和罪名结构分布、触犯频次及其比例见表3-1,表中标示为加粗字体的罪名为2015年统计数据中未出现的罪名。



 

    (二)国有企业家犯罪的罪种和罪名结构分布
   
国有企业家犯罪的频次总计293次,共涉及33个具体罪名,分属于《刑法》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八章和第九章,共六章。国有企业家犯罪的罪种和罪名结构分布、触犯频次及其比例见表3-2,表中标示为加粗字体的罪名为2015年统计数据中未出现的罪名。


 

    (三)民营企业家犯罪的罪种和罪名结构分布
    民营企业家犯罪的频次总计1716次,共涉及70个具体罪名,分属于《刑法》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八章和第九章,共七章。民营企业家犯罪的罪种和罪名结构分布、触犯频次及其比例见表3-3,表中标示为加粗字体的罪名为2015年统计数据中未出现的罪名。


 

(四)基本结论

总体上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1035次,占51.5%

其次是“侵犯财产罪”,有439次,占21.9%;再次是“贪污贿赂罪”,有399次,占19.9%。而2015年的统计结论是:总体上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416次,占41.6%;其次是“贪污贿赂罪”,有316次,占31.6%;再次是“侵犯财产罪”,有226次,占22.6%

可见,“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是近两年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且与2015年相比,2016年企业家触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的占比上升较明显,触犯“贪污贿赂罪”的占比下降较明显。

国有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贪污贿赂罪”,有229次,占78.2%;其次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28次,占9.6%;再次是“侵犯财产罪”,有22次,占7.5%。而2015年的统计结论是:国有企业家涉及最多的罪种为“贪污贿赂罪”,有196次,占90.3%,其次为“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13次,占6.0%

“贪污贿赂罪”是国有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但与2015年相比,2016年国有企业家触犯“贪污贿赂罪”的所占比例有下降趋势。

民营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1007次,占58.7%;其次是“侵犯财产罪”,有417次,占24.3%;再次是“贪污贿赂罪”,有170次,占9.9%

2015年的相关统计结论是:民营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403次,占51.5%,其次为“侵犯财产罪”,有220次,占28.1%,再次是“贪污贿赂罪”,有120次,占15.3%

“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是民营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其次是“侵犯财产罪”,再次是“贪污贿赂罪”。与2015年相比,民营企业家触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的占比有所上升,触犯“侵犯财产罪”以及“贪污贿赂罪”的占比均有所下降。

四、企业家犯罪的刑罚适用特征

(一)企业家犯罪刑罚适用总述

本年度1827名犯罪企业家所适用的刑种包括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五种主刑以及罚金、没收财产、剥夺政治权利、驱逐出境四种附加刑。

1827名犯罪企业家的刑罚适用情况如下:

65名犯罪企业家免于刑事处罚(国有企业家12人,民营企业家53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3.6%2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管制(国有企业家0人,民营企业家2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0.1%93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拘役(国有企业家7人,民营企业家86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5.1%,其中75人被判处缓刑(国有企业家7人,民营企业家68人);1603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有期徒刑(国有企业家213人,民营企业家1390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87.7%,其中627名被判处缓刑(国有企业家61人,民营企业家566人);38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无期徒刑(国有企业家2人,民营企业家36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2.1%1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死缓(国有企业家1人,民营企业家0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0.1%

1603名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企业家中,1169人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国有企业家136人,民营企业家1033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64.0%221人被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国有企业家37人,民营企业家184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2.1%213人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国有企业家40人,民营企业家173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1.7%[1]

968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罚金刑(国有企业家113人,民营企业家855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53.0%,罚金数额最低为1000元,最高为2850万元,其中24人被单处罚金刑(国有企业家1人,民营企业家23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3%78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没收财产(国有企业家31人,民营企业家47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4.3%,其中30人被判处没收全部财产(国有企业家3人,民营企业家27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6%54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国有企业家6人,民营企业家48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3.0%,其中34人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国有企业家3人,民营企业家31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9%1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驱逐出境(国有企业家0人,民营企业家1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0.1%

1827名犯罪企业家中免于刑事处罚和主刑适用特征以及犯罪企业家附加刑适用特征见表4-1和表4-2

4-1犯罪企业家中免于刑事处罚和主刑适用特征(%

免于刑事处罚

管制

拘役

有期徒刑

 

无期徒刑

死缓

五年以下

五年以上十年以下

十年以上

总比例

3.6

0.1

5.1

64.0

12.1

11.7

87.7

2.1

0.1

 

 

 

 

4-2 犯罪企业家附加刑适用特征

罚金刑

没收财产

剥夺政治权利

驱逐出境

单处罚金

最低

最高

总比例

没收全部财产

总比例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总比例

1.3%

1000

2850万元

53.0%

1.6%

4.3%

1.9%

3.0%

0.1%

 

 

 

 

 

(二)国有企业家犯罪的刑罚适用特征

236名犯罪的国有企业家的刑罚适用情况如下:

12名犯罪国有企业家免于刑事处罚,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5.1%0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管制;7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拘役,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3.0%,均判处缓刑;213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有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90.3%,其中61名被判处缓刑;2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无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0.8%1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死缓,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0.4%

213名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国有企业家中,136名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57.6%37名被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5.7%40名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6.9%

113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罚金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47.9%,罚金数额最低为5000元,最高为360万元,其中1名被单处罚金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0.4%31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没收财产,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3.1%,其中3人被判处没收全部财产,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3%6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2.5%,其中3人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3%0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驱逐出境。

(三)民营企业家犯罪的刑罚适用特征

1591名犯罪民营企业家的刑罚适用情况如下:

53名犯罪民营企业家免于刑事处罚,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3.3%2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管制,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0.1%86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拘役,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5.4%,其中68名被判处缓刑;1390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有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87.4%,其中566名被判处缓刑;36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无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2.3%0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死缓。

1390名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民营企业家中,1033名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64.9%184名被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1.6%173名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0.9%

855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罚金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53.7%,罚金数额最低为1000元,最高为2850万元,其中23名被单处罚金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4%47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没收财产,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3.0%,其中27人被判处没收全部财产,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7%48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3.0%,其中31人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9%1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驱逐出境,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0.1%

国有和民营企业家犯罪刑罚适用特征对比见表4-3和表4-4

4-3国有与民营企业家犯罪中免于刑事处罚和主刑适用特征对比(%

 

性质

刑罚

免于刑事处罚

管制

拘役

有期徒刑

无期徒刑

死缓

五年以下

五年以上十年以下

十年以上

总比例

国企

5.1

0.0

3.0

57.6

15.7

16.9

90.3

0.8

0.4

民企

3.3

0.1

5.4

64.9

11.6

10.9

87.4

2.3

0.0

 

 

 

 

 

 

 

4-4 国有与民营企业家犯罪附加刑适用特征对比

 

性质

刑罚

罚金刑

没收财产

剥夺政治权利

驱逐出境

单处罚金

最低

最高

总比例

没收全部财产

总比例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总比例

国企

0.4%

5000

360万元

47.9%

1.3%

13.1%

1.3%

2.5%

0.0%

民企

1.4%

1000

2850万元

53.7%

1.7%

3.0%

1.9%

3.0%

0.1%

 

 

 

 

 

 

(四)基本结论

在免于刑事处罚的适用比例方面,国有企业家的比例高于民营企业家;在无期徒刑的适用比例上,民营企业家的比例高于国有企业家;在有期徒刑的分布方面,民营企业家五年以下短期刑的适用比例高于国有企业家,但国有企业家十年以上长期刑的适用比例高于民营企业家;在附加刑方面,犯罪的国有企业家适用没收财产的比例明显高于民营企业家;以上结论与2015年报告结论相一致。

在附加刑方面,犯罪的国有企业家适用罚金刑的比例低于民营企业家;以上结论与2015年报告结论相反。


 

第二部分 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指数分析

一、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空间

(一)涉案企业地域分布

2009起企业家犯罪中,有1991起犯罪的企业所在地可以确定,共涉及全国3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或特别行政区)。各省份企业家犯罪数量从多到少依次为:浙江206,江苏195,上海143,山东135,河北128,安徽119,广东118,北京117,河南101,湖北84,黑龙江82,辽宁65,吉林52,福建50,山西50,湖南49,四川42,江西41,内蒙古35,陕西33,云南27,贵州19,重庆19,天津18,甘肃14,新疆14,广西10,青海10,宁夏8,海南3,香港3,西藏1

293起国有企业家犯罪中,有291起犯罪的企业所在省份明确。各省份国有企业家犯罪数量从多到少依次为:北京26,河北26,江苏25,黑龙江19,山东19,河南17,山西16,浙江16,安徽14,福建13,上海13,湖北11,四川11,湖南10,吉林9,辽宁7,云南6,天津5,新疆5,广西4,甘肃3,江西3,内蒙古3,陕西3,广东2,青海2,贵州1,海南1,重庆1

1716起民营企业家犯罪中,有1700起犯罪的企业所在省份明确。各省份民营企业家犯罪数量从多到少依次为:浙江190,江苏170,上海130,广东116,山东116,安徽105,河北102,北京91,河南84,湖北73,黑龙江63,辽宁58,吉林43,湖南39,江西38,福建37,山西34,内蒙古32,四川31,陕西30,云南21,贵州18,重庆18,天津13,甘肃11,新疆9,宁夏8,青海8,广西6,香港3,海南2,西藏1

 

(一)  涉案企业所在城市经济发展程度

2009起企业家犯罪中,有1959起犯罪的企业所在城市明确。其中,位于一线城市的企业家犯罪有350起,占17.9%;位于二线城市的企业家犯罪有592起,占30.2%;位于三线城市的企业家犯罪有377起,占19.2%,位于四线及以下城市的企业家犯罪有640起,占32.7%

293起国有企业家犯罪中,有288起犯罪的企业所在城市明确。其中,位于一线城市的国有企业家犯罪有46起,占16.0%;位于二线城市的国有企业家犯罪有91起,占31.6%;位于三线城市的国有企业家犯罪有59起,占20.5%,位于四线及以下城市的国有企业家犯罪有92起,占31.9%

    1716起民营企业家犯罪中,有1671起犯罪的企业所在城市明确。其中,位于一线城市的民营企业家犯罪有304起,占18.2%;位于二线城市的民营企业家犯罪有501起,占30.0%;位于三线城市的民营企业家犯罪有318起,占19.0%,位于四线及以下城市的民营企业家犯罪有548起,占32.8%

5 涉案企业所在城市经济发展程度分布(%

企业性质

一线城市

二线城市

三线城市

四线及以下城市

国企

16.0

31.6

20.5

31.9

民企

18.2

30.0

19.0

32.8

 

 

 

 

从上表的数据对比可以看出,不论国企还是民企,一线城市涉案企业数目最少,其次是三线,二线和四线及以下城市涉案企业数目居多。

(三)涉案企业产业类型

2009起企业家犯罪中,有1644起犯罪的企业产业类型明确。各产业类型中企业家犯罪数量从多到少依次为:制造业(556起,占33.8%)、批发和零售业(206起,占12.5%)、建筑业(146起,占8.9%)、金融、保险业(138起,占8.4%)、房地产业(98起,占6.0%)、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94起,5.7%)、租赁和商务服务业(76起,4.6%)、采矿业(54起,3.3%)、农、林、牧、渔业(51起,占3.1%)、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40起,占2.4%)、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39起、2.4%)、文化、体育、娱乐业(35起,2.1%)、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28起,1.7%)、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21起,1.3%)、住宿、餐饮业(17起,1.0%)、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服务业(17起,1.0%)、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13起,0.8%)、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11起,0.7%)、教育业(4起,0.2%)。

 

293起国有企业家犯罪中,有261起犯罪的企业产业类型明确。数量最多的十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71起,占27.2%)、建筑业(41起,占15.7%)、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32起,12.3%)、金融、保险业(19起,占7.3%)、采矿业(166.1%)、房地产业(145.4%)、农、林、牧、渔业(13起,占5.0%)、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12起,占4.6%)、批发和零售业(9起,3.4%)、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6起,2.3%)、文化、体育、娱乐业(6起,2.3%)。

1716起民营企业家犯罪中,有1383起犯罪的企业产业类型明确。数量最多的十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485起,占35.1%)、批发和零售业(197起,占14.2%)、金融、保险业(119起,占8.6%)、建筑业(105起,占7.6%)、房地产业(84起,占6.1%)、租赁和商务服务业(735.3%)、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624.5%)、采矿业(382.7%)、农、林、牧、渔业(382.7%)、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332.4%)。

(四)涉案企业高发环节与罪名触犯频次交叉分析

2009起企业家犯罪中,有1991起犯罪的企业所在地可以确定,其中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十个省份分别是:浙江206,江苏195,上海143,山东135,河北128,安徽119,广东118,北京117,河南101,湖北84,共计1346家,占总数的67.6%

对以上省份企业产业类型与触犯高频罪名交叉分析如下:

浙江省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93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职务侵占罪、污染环境罪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批发和零售业28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建筑业18起,其中国企7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受贿罪,民企11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发票罪;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7起,其中国企2起,触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和贪污罪,民企5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挪用资金罪;金融、保险业6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受贿罪,民企5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经营罪。

江苏省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88起,其中国企19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民企69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职务侵占罪;批发和零售业24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走私普通货物罪;建筑业12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受贿罪,民企11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金融、保险业9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诈骗罪,民企8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8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贪污罪,民企7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职务侵占罪。

上海市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46起,其中国企3起,触犯贪污罪、受贿罪,民企43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票罪;批发和零售业27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受贿罪,民企26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走私普通货物罪;租赁和商务服务业7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走私普通货物罪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7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贪污罪,民企6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文化、体育、娱乐业6起,其中国企2起,触犯受贿罪和虚开发票罪,民企4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走私普通货物罪。

山东省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38起,其中国企2起,触犯受贿罪、重大责任事故罪,民企36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单位行贿罪;批发和零售业11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房地产业10起,其中国企5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贪污罪和受贿罪,民企5起,触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伪造金融票证罪、骗取贷款罪;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8起,均为民企,触犯罪名最多的是单位行贿罪、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6起,其中国企4起,触犯私分国有资产罪,民企2起,触犯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河北省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36起,其中国企6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贪污罪,民企30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污染环境罪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房地产业13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建筑业9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受贿罪,民企8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串通投标罪和单位行贿罪;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8起,其中国企6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滥用职权罪,民企2起,触犯职务侵占罪;批发和零售业6起,其中国企2起,触犯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职务侵占罪,民企4起,触犯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销售假药罪。

安徽省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23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受贿罪,民企22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金融、保险业22起,其中国企5起,触犯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伪造公司印章罪、受贿罪、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民企17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集资诈骗罪;建筑业17起,其中国企3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受贿罪,民企14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单位行贿罪、行贿罪;批发和零售业13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贪污罪,民企12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房地产业10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受贿罪,民企9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广东省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32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走私普通货物罪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金融、保险业11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走私普通货物罪;批发和零售业8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走私普通货物罪;建筑业5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职务侵占罪;房地产业4起,均为民企,触犯洗钱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逃税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北京市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14起,其中国企7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私分国有资产罪,民企7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骗取贷款罪;金融、保险业14起,其中国企2起,触犯保险诈骗罪、挪用资金罪,民企12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建筑业11起,其中国企4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受贿罪,民企7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单位行贿罪和合同诈骗罪;批发和零售业10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经营罪、职务侵占罪、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租赁和商务服务业7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受贿罪,民企6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合同诈骗罪。

河南省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27起,其中国企9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贪污罪和受贿罪,民企18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金融、保险业14起,其中国企2起,触犯的罪名是受贿罪和挪用资金罪,民企12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租赁和商务服务业13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批发和零售业8起,其中国企1起,触犯挪用公款罪,民企7起,触犯最多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7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罪名是集资诈骗罪。

湖北省企业家犯罪数量最多的五种产业类型为:制造业27起,其中国企8起,触犯最多罪名是受贿罪,民企19起,触犯最多的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批发和零售业15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罪名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金融、保险业11起,均为民企,触犯最多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6起,其中国企2起,触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民企4起,触犯最多罪名是单位行贿罪;住宿、餐饮业6起,均为民企,触犯重大责任事故罪。

十个省份中涉案国企和民企高发的五个产业类型及其对应的高频罪名,如下表6所示。

6 十个省份中涉案国企和民企高发的产业类型及高频罪名

涉案国企

涉案民企

产业类型

数量

高频罪名

产业类型

数量

高频罪名

制造业

55

贪污罪20

受贿罪11

挪用公款罪7

私分国有资产罪6

制造业

369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108

职务侵占罪39

污染环境罪30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1

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20

走私普通货物罪18

合同诈骗罪16

挪用资金罪15

骗取贷款罪15

建筑业

19

受贿罪13

贪污罪3

批发和零售业

145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53

走私普通货物罪16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0

职务侵占罪10

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

14

贪污罪6

滥用职权罪2

私分国有资产罪2

金融、保险业

82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46

集资诈骗罪9

金融、保险业

14

受贿罪3

滥用职权罪2

挪用资金罪2

诈骗罪2

建筑业

67

单位行贿罪11

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9

职务侵占罪8

行贿罪6

房地产业

10

受贿罪5

挪用公款罪3

贪污罪2

房地产业

50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0

职务侵占罪8

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5

单位行贿罪4

 

 

 

 

 

 

 

 

 

 

 

 

 

 

 

 

 

 

 

 

 

 

 

 

 

 

 

 

 

 

 

 

二、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环节

(一)企业家刑事风险各高发环节统计特征

2009起企业家犯罪中,有1947起犯罪的案发环节明确。其分布情况为:日常经营环节(916起,47.0%)、财务管理环节(415起,21.3%)、融资环节(268起,13.8%)、工程承揽环节(116起,6.0%)、产品生产环节(76起,3.9%)、贸易环节(71起,3.6%)、薪资管理环节(50起,2.6%)、物资采购环节(17起,0.9%)、公司设立变更环节(17起,0.9%)、人事变动环节(1起,0.1%)。

293起国有企业家犯罪中,有282起犯罪的案发环节明确。其分布情况为:日常经营环节(155起,55.0%)、财务管理环节(80起,28.4%)、工程承揽环节(21起,7.4%)、产品生产环节(7起,2.5%)、贸易环节(5起,1.8%)、物资采购环节(5起,1.8%)、公司设立变更环节(5起,1.8%)、融资环节(3起,1.1%)、薪资管理环节(1起,0.4%)、人事变动环节(0起,0.0%)。

7-1 国有企业家犯罪案例的案发环节分布(%

日常经营

财物管理

工程承揽

产品生产

贸易

物资采购

公司设立变更

融资

薪资管理

人事变动

55.0

28.4

7.4

2.5

1.8

1.8

1.8

1.1

0.4

0.0

1716起民营企业家犯罪中,有1665起犯罪的案发环节明确。其分布情况为:日常经营环节(761起,45.7%)、财务管理环节(335起,20.1%)、融资环节(265起,15.9%)、工程承揽环节(95起,5.7%)、产品生产环节(69起,4.1%)、贸易环节(66起,4.0%)、薪资管理环节(49起,2.9%)、物资采购环节(12起,0.7%)、公司设立变更环节(12起,0.7%)、人事变动环节(1起,0.1%)。

7-2 民营企业家犯罪案例的案发环节分布(%

日常经营

财物管理

融资

工程承揽

产品生产

贸易

薪资管理

物资采购

公司设立变更

人事变动

45.7

20.1

15.9

5.7

4.1

4.0

2.9

0.7

0.7

0.1

(二)企业高发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企业家职务交叉分析

1.日常经营    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日常经营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724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日常经营环节案发,主要集中在制造业(231起,占31.9%),批发和零售业(74起,占10.2%),金融、保险业(70起,占9.7%),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60起,占8.3%),建筑业(55起,占7.6%);有847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日常经营环节案发,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581起,占68.6%),其他核心部门负责人(114起,占13.5%),实际控制人、股东(57起,占6.7%),财务负责人(36起,占4.3%),销售(采购)负责人(36起,占4.3%)。

2.财务管理    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财务管理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366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财务管理环节案发,主要集中在制造业(148起,占40.4%),批发和零售业(78起,占21.3%),交通运输、仓储业和邮政业(22起,占6.0%),建筑业(19起,占5.2%),房地产业(18起,占4.9%);有398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财务管理环节案发,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238起,占59.8%),财务负责人(58起,占14.6%),实际控制人、股东(49起,占12.3%),销售(采购)负责人(29起,占7.3%),其他核心部门负责人(20起,占5.0%)。

3.产品生产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产品生产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71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产品生产环节案发,主要集中在制造业(51起,占71.8%),建筑业(8起,占11.3%),采矿业(5起,占7.0%),批发和零售业(5起,占7.0%);有73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产品生产环节案发,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43起,占58.9%),实际控制人、股东(11起,占15.1%)、其他核心部门负责人(8起,占11.0%)、销售(采购)负责人(7起,占9.6%)。

4.贸易   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贸易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60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贸易环节案发,主要集中在制造业(27起,占45.0%),批发和零售业(14起,占23.3%),租赁和商务服务业(5起,占8.3%);有68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贸易环节案发,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45起,占66.2%),实际控制人、股东(8起,占11.8%),销售(采购)负责人(7起,占10.3%)、其他核心部门负责人(6起,占8.8%)。

5.融资   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融资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211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融资环节案发,主要集中在金融、保险业(52起,占24.6%),制造业(47起,占22.3%),批发和零售业(27起,占12.8%),租赁和商务服务业(19起,占9.0%),房地产业(12起,占5.7%);有256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融资环节案发,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194起,占75.8%),实际控制人、股东(39起,占15.2%)。

6.薪资管理   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薪资管理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47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薪资管理环节案发,主要集中在制造业(23起,占48.9%),建筑业(7起,占14.9%);有49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薪资管理环节案发,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38起,占77.6%),实际控制人、股东(5起,占10.2%)。

7.工程承揽   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工程承揽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110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工程承揽环节案发,主要集中在建筑业(43起,占39.1%),房地产业(32起,占29.1%),制造业(6起,占5.5%),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6起,占5.5%);有108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工程承揽环节案发,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90起,占83.3%),实际控制人、股东(8起,占7.4%)。

8.物资采购    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物资采购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14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物资采购环节案发,主要集中在制造业(7起,占50.0%);有16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物资采购环节案发,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6起,占37.5%),销售(采购)负责人(5起,占31.2%)。

9.公司设立变更    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公司设立变更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16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公司设立变更环节案发,主要集中在制造业(7起,占43.8%),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3起,占18.8%);有17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公司设立变更环节案发,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11起,占64.7%),实际控制人、股东(4起,占23.5%)。

10.人事变动    通过交叉变量分析企业人事变动环节与企业产业类型、人员职务之间的关系发现:有0起产业类型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人事变动环节案发;有1起职务明确的企业家犯罪在人事变动环节案发,职位为企业主要负责人。

(三)涉案企业高发环节与罪名触犯频次交叉分析

1.日常经营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职务侵占罪128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2次,民营企业家触犯126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95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受贿罪71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65次,民营企业家触犯6次;合同诈骗罪64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2次,民营企业家触犯62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58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挪用资金罪44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3次,民营企业家触犯41次;单位行贿罪43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次,民营企业家触犯42次;贪污罪40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36次,民营企业家触犯4次;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37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2次,民营企业家触犯35次;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36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行贿罪34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3次,民营企业家触犯31次。

8-1 日常经营环节的高发罪名触犯频次分布

高发罪名

国有企业家触犯频次

民营企业家触犯频次

合计

职务侵占罪

2

126

128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0

95

95

受贿罪

65

6

71

合同诈骗罪

2

62

64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0

58

58

挪用资金罪

3

41

44

单位行贿罪

1

42

43

贪污罪

36

4

40

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2

35

37

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

0

36

36

行贿罪

3

31

34

2.财务管理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160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次,民营企业家触犯159次;职务侵占罪64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7次,民营企业家触犯57次;挪用资金罪48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5次,民营企业家触犯43次;贪污罪33次,均由国有企业家触犯;挪用公款罪15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1次,民营企业家触犯4次;受贿罪13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2次,民营企业家触犯1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2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

  

8-2 财务管理环节的高发罪名触犯频次分布

高发罪名

国有企业家触犯频次

民营企业家触犯频次

合计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1

159

160

职务侵占罪

7

57

64

挪用资金罪

5

43

48

贪污罪

33

0

33

挪用公款罪

11

4

15

受贿罪

12

1

13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0

12

12

3.产品生产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污染环境罪22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职务侵占罪10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7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次,民营企业家触犯6次;非法占用农用地罪7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次,民营企业家触犯6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6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

8-3 产品生产环节的高发罪名触犯频次分布

高发罪名

国有企业家触犯频次

民营企业家触犯频次

合计

污染环境罪

0

22

22

职务侵占罪

0

10

10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1

6

7

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1

6

7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0

6

6

4.贸易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走私普通货物罪18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12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合同诈骗罪11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职务侵占罪6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

8-4 贸易环节的高发罪名触犯频次分布

高发罪名

国有企业家触犯频次

民营企业家触犯频次

合计

走私普通货物罪

0

18

18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0

12

12

合同诈骗罪

0

11

11

职务侵占罪

0

6

6

5.融资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52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集资诈骗罪35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次,民营企业家触犯34次;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33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合同诈骗罪16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诈骗罪11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

8-5 融资环节的高发罪名触犯频次分布

高发罪名

国有企业家触犯频次

民营企业家触犯频次

合计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0

152

152

集资诈骗罪

1

34

35

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

0

33

33

合同诈骗罪

0

16

16

诈骗罪

0

11

11

6.薪资管理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39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职务侵占罪6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

8-6 薪资管理环节的高发罪名触犯频次分布

高发罪名

国有企业家触犯频次

民营企业家触犯频次

合计

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0

39

39

职务侵占罪

0

6

6

7.工程承揽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单位行贿罪35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受贿罪19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8次,民营企业家触犯1次;行贿罪14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合同诈骗罪8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8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7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次,民营企业家触犯6次。

8-7 工程承揽环节的高发罪名触犯频次分布

高发罪名

国有企业家触犯频次

民营企业家触犯频次

合计

单位行贿罪

0

35

35

受贿罪

18

1

19

行贿罪

0

14

14

合同诈骗罪

0

8

8

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0

8

8

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1

6

7

8.物资采购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职务侵占罪5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次,民营企业家触犯4次;受贿罪3次,其中国有企业家触犯1次,民营企业家触犯2次;贪污罪2次,均由国有企业家触犯。

8-8 物资采购环节的高发罪名触犯频次分布

高发罪名

国有企业家触犯频次

民营企业家触犯频次

合计

职务侵占罪

1

4

5

受贿罪

1

2

3

贪污罪

2

0

2

9.公司设立变更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贪污罪3次,均由国有企业家触犯;单位行贿罪2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虚报注册资本罪2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2次,均由民营企业家触犯。

8-9 公司设立变更环节的高发罪名触犯频次分布

高发罪名

国有企业家触犯频次

民营企业家触犯频次

合计

贪污罪

3

0

3

单位行贿

0

2

2

虚报注册资本罪

0

2

2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0

2

2

10.人事变动   该环节的高发罪名有:诈骗罪1次,由民营企业家触犯。

三、企业家高频罪名

(一)企业家犯罪的罪名触犯频率总述

国有和民营企业家共涉及77个具体罪名,触犯频数共计2009次。

企业家犯罪的高频罪名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押税款发票罪(280次,13.9%)、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32次,11.5%)、职务侵占罪(222次,11.1%)、受贿罪(112次,5.6%)、合同诈骗罪(109次,5.4%)、挪用资金罪(104次,5.2%)、单位行贿罪(89次,4.4%)、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86次,4.3%)、贪污罪(81次,4.0%)、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62次,3.1%)、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60次,3.0%)、行贿罪(52次,2.6%)、诈骗罪(50次,2.5%)、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48次,2.4%)、集资诈骗罪(46次,2.3%)、挪用公款罪(38次,1.9%)、污染环境罪(37次,1.8%)

(四)基本结论

总体上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1035次,占51.5%

其次是“侵犯财产罪”,有439次,占21.9%;再次是“贪污贿赂罪”,有399次,占19.9%。而2015年的统计结论是:总体上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416次,占41.6%;其次是“贪污贿赂罪”,有316次,占31.6%;再次是“侵犯财产罪”,有226次,占22.6%

可见,“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是近两年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且与2015年相比,2016年企业家触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的占比上升较明显,触犯“贪污贿赂罪”的占比下降较明显。

国有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贪污贿赂罪”,有229次,占78.2%;其次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28次,占9.6%;再次是“侵犯财产罪”,有22次,占7.5%。而2015年的统计结论是:国有企业家涉及最多的罪种为“贪污贿赂罪”,有196次,占90.3%,其次为“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13次,占6.0%

“贪污贿赂罪”是国有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但与2015年相比,2016年国有企业家触犯“贪污贿赂罪”的所占比例有下降趋势。

民营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1007次,占58.7%;其次是“侵犯财产罪”,有417次,占24.3%;再次是“贪污贿赂罪”,有170次,占9.9%

2015年的相关统计结论是:民营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有403次,占51.5%,其次为“侵犯财产罪”,有220次,占28.1%,再次是“贪污贿赂罪”,有120次,占15.3%

“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是民营企业家触犯最多的罪种,其次是“侵犯财产罪”,再次是“贪污贿赂罪”。与2015年相比,民营企业家触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的占比有所上升,触犯“侵犯财产罪”以及“贪污贿赂罪”的占比均有所下降。

四、企业家犯罪的刑罚适用特征

(一)企业家犯罪刑罚适用总述

本年度1827名犯罪企业家所适用的刑种包括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五种主刑以及罚金、没收财产、剥夺政治权利、驱逐出境四种附加刑。

1827名犯罪企业家的刑罚适用情况如下:

65名犯罪企业家免于刑事处罚(国有企业家12人,民营企业家53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3.6%2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管制(国有企业家0人,民营企业家2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0.1%93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拘役(国有企业家7人,民营企业家86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5.1%,其中75人被判处缓刑(国有企业家7人,民营企业家68人);1603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有期徒刑(国有企业家213人,民营企业家1390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87.7%,其中627名被判处缓刑(国有企业家61人,民营企业家566人);38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无期徒刑(国有企业家2人,民营企业家36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2.1%1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死缓(国有企业家1人,民营企业家0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0.1%

1603名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企业家中,1169人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国有企业家136人,民营企业家1033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64.0%221人被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国有企业家37人,民营企业家184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2.1%213人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国有企业家40人,民营企业家173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1.7%[1]

968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罚金刑(国有企业家113人,民营企业家855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53.0%,罚金数额最低为1000元,最高为2850万元,其中24人被单处罚金刑(国有企业家1人,民营企业家23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3%78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没收财产(国有企业家31人,民营企业家47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4.3%,其中30人被判处没收全部财产(国有企业家3人,民营企业家27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6%54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国有企业家6人,民营企业家48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3.0%,其中34人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国有企业家3人,民营企业家31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1.9%1名犯罪企业家被判处驱逐出境(国有企业家0人,民营企业家1人),占犯罪企业家总数的0.1%

1827名犯罪企业家中免于刑事处罚和主刑适用特征以及犯罪企业家附加刑适用特征见表4-1和表4-2

4-1犯罪企业家中免于刑事处罚和主刑适用特征(%

免于刑事处罚

管制

拘役

有期徒刑

 

无期徒刑

死缓

五年以下

五年以上十年以下

十年以上

总比例

3.6

0.1

5.1

64.0

12.1

11.7

87.7

2.1

0.1

 

 

 

 

4-2 犯罪企业家附加刑适用特征

罚金刑

没收财产

剥夺政治权利

驱逐出境

单处罚金

最低

最高

总比例

没收全部财产

总比例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总比例

1.3%

1000

2850万元

53.0%

1.6%

4.3%

1.9%

3.0%

0.1%

 

 

 

 

 

 

(二)国有企业家犯罪的刑罚适用特征

236名犯罪的国有企业家的刑罚适用情况如下:

12名犯罪国有企业家免于刑事处罚,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5.1%0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管制;7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拘役,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3.0%,均判处缓刑;213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有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90.3%,其中61名被判处缓刑;2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无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0.8%1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死缓,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0.4%

213名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国有企业家中,136名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57.6%37名被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5.7%40名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6.9%

113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罚金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47.9%,罚金数额最低为5000元,最高为360万元,其中1名被单处罚金刑,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0.4%31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没收财产,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3.1%,其中3人被判处没收全部财产,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3%6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2.5%,其中3人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占犯罪国有企业家总数的1.3%0名犯罪国有企业家被判处驱逐出境。

(三)民营企业家犯罪的刑罚适用特征

1591名犯罪民营企业家的刑罚适用情况如下:

53名犯罪民营企业家免于刑事处罚,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3.3%2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管制,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0.1%86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拘役,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5.4%,其中68名被判处缓刑;1390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有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87.4%,其中566名被判处缓刑;36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无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2.3%0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死缓。

1390名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民营企业家中,1033名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64.9%184名被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1.6%173名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0.9%

855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罚金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53.7%,罚金数额最低为1000元,最高为2850万元,其中23名被单处罚金刑,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4%47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没收财产,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3.0%,其中27人被判处没收全部财产,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7%48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3.0%,其中31人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1.9%1名犯罪民营企业家被判处驱逐出境,占犯罪民营企业家总数的0.1%

国有和民营企业家犯罪刑罚适用特征对比见表4-3和表4-4

4-3国有与民营企业家犯罪中免于刑事处罚和主刑适用特征对比(%

 

性质

刑罚

免于刑事处罚

管制

拘役

有期徒刑

无期徒刑

死缓

五年以下

五年以上十年以下

十年以上

总比例

国企

5.1

0.0

3.0

57.6

15.7

16.9

90.3

0.8

0.4

民企

3.3

0.1

5.4

64.9

11.6

10.9

87.4

2.3

0.0

 

 

 

 

 

 

 

4-4 国有与民营企业家犯罪附加刑适用特征对比

 

性质

刑罚

罚金刑

没收财产

剥夺政治权利

驱逐出境

单处罚金

最低

最高

总比例

没收全部财产

总比例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总比例

国企

0.4%

5000

360万元

47.9%

1.3%

13.1%

1.3%

2.5%

0.0%

民企

1.4%

1000

2850万元

53.7%

1.7%

3.0%

1.9%

3.0%

0.1%

 

 

 

 

 

 

 

(四)基本结论

在免于刑事处罚的适用比例方面,国有企业家的比例高于民营企业家;在无期徒刑的适用比例上,民营企业家的比例高于国有企业家;在有期徒刑的分布方面,民营企业家五年以下短期刑的适用比例高于国有企业家,但国有企业家十年以上长期刑的适用比例高于民营企业家;在附加刑方面,犯罪的国有企业家适用没收财产的比例明显高于民营企业家;以上结论与2015年报告结论相一致。

在附加刑方面,犯罪的国有企业家适用罚金刑的比例低于民营企业家;以上结论与2015年报告结论相反。

(二)国有企业家犯罪的罪名触犯频率

国有企业家共涉及33个具体罪名,触犯频数共计293次。

高频率罪名:受贿罪(102次,34.8%)、贪污罪(76次,25.9%)、挪用公款罪(27次,9.2%)。

较高频率罪名:私分国有资产罪(13次,4.4%)、职务侵占罪(11次,3.8%)、挪用资金罪(8次,2.7%)、滥用职权罪(8次,2.7%)、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5次,1.7%)。

较低频率罪名:单位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行贿罪,诈骗罪均为3次,各自均占1.0%;合同诈骗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滥伐林木罪,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虚假广告罪,虚开发票罪均为2次,各自均占0.7%

最低频率罪名:保险诈骗罪,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集资诈骗罪,介绍贿赂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信用证罪,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虚报注册资本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重大责任事故罪均为1次,各自均占0.3%

(三)国有企业家犯罪高频(较高频)罪名与刑罚对应关系

从犯罪国有企业家高频(较高频)罪名适用刑罚分布看,大多数罪名被判处的刑罚集中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四)民营企业家犯罪的罪名触犯频率

民营企业家共涉及70个具体罪名,触犯频数共计1716次。

高频率罪名: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279次,16.3%)、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32次,13.5%)、职务侵占罪(211次,12.3%)、合同诈骗罪(107次,6.2%)、挪用资金罪(96次,5.6%)、单位行贿罪(88次,5.1%)、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81次,4.7%)、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61次,3.6%)、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60次,3.5%)、行贿罪(49次,2.9%)、诈骗罪(47次,2.7%)、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45次,2.6%)、集资诈骗罪(45次,2.6%)。

较高频率罪名:污染环境罪(37次,2.2%)、重大责任事故罪(25次,1.5%)、非法占用农用地罪(22次,1.3%)、非法经营罪(20次,1.2%)、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15次,0.9%)、假冒注册商标罪(14次,0.8%)、虚开发票罪(13次,0.8%)、逃税罪(12次,0.7%)、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12次,0.7%)、挪用公款罪(11次,0.6%)、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11次,0.6%)、受贿罪(10次,0.6%)。

较低频率罪名:伪造公司印章罪为9次,占0.5%;信用卡诈骗罪为8次,占0.5%;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票据诈骗罪,贪污罪,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销售假药罪均为5次,各自均占0.3%;串通投标罪,单位受贿罪,非法采矿罪,滥伐林木罪,虚报注册资本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均为4次,各自均占0.2%;贷款诈骗罪,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骗取出口退税罪均为3次,各自均占0.2%

最低频率罪名:对单位行贿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买卖爆炸物罪,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罪均为2次,各自均占0.1%;持有伪造的发票罪,盗窃罪,妨害作证罪,高利转贷罪,故意伤害罪,介绍贿赂罪,滥用职权罪,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侵占罪,逃避追缴欠税罪,危险物品肇事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伪造、变造国家有价证券罪,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罪,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罪,洗钱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走私废物罪均为1次,各自均占0.1%

 

 

(五)民营企业家犯罪高频罪名与刑罚对应关系

从犯罪的民营企业家触犯的高频罪名适用刑罚分布看,大多数罪名被判处的刑罚集中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合同诈骗罪、诈骗罪、集资诈骗罪的处刑较重,较多集中在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及无期徒刑。

(六)高频罪名、身份特征及犯罪特征交叉分析

企业家犯罪的前十高频罪名分别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押税款发票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职务侵占罪、受贿罪、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单位行贿罪、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贪污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

1、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押税款发票罪

企业家触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押税款发票罪共计280次,其中,国企触犯1次,民企触犯279次。在性别方面,男性犯罪远高于女性;在年龄段方面,30-59岁是高发年龄段;在学历方面,初中以上占大多数;在职务上,主要集中于企业主要负责人以及实际控制人、股东;在企业所在市经济发展程度方面,一线、二线、三线、四线城市占比分布较均匀;在发案环节上,主要集中于财务管理以及日常经营活动;在犯罪潜伏期方面,以5年以下最多,其次是5年以上10年以下。

10-1-1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与企业性质、性别的交叉列表

 

企业性质

性别

总计

国企

计数

1

0

1

企业性质 内的 %

100.0%

0.0%

100.0%

民企

计数

108

22

130

企业性质 内的 %

83.1%

16.9%

100.0%

总计

计数

109

22

131

企业性质 内的 %

83.2%

16.8%

100.0%

10-1-2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与企业性质、年龄段的交叉列表

 

企业性质

年龄段

20-29

30-39

40-49

50-59

60-69

总计

民企

计数

1

24

38

26

8

97

企业性质 内的 %

1.0%

24.7%

39.2%

26.8%

8.2%

100.0%

总计

计数

1

24

38

26

8

97

企业性质 内的 %

1.0%

24.7%

39.2%

26.8%

8.2%

100.0%

10-1-3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与企业性质、学历的交叉列表

 

企业性质

学历

小学及以下

初中

高中(中专)

大学(大专)及以上

总计

民企

计数

4

27

20

16

67

企业性质 内的 %

6.0%

40.3%

29.9%

23.9%

100.0%

总计

计数

4

27

20

16

67

企业性质 内的 %

6.0%

40.3%

29.9%

23.9%

100.0%

10-1-4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与企业性质、职务的交叉列表

 

 

企业性质

 

职务

企业主要负责人

实际控制人、股东

财务负责人

销售(采购)负责人

其他核心部门负责人

总计

 

国企

计数

1

0

0

0

0

1

 

企业性质 内的 %

100.0%

0.0%

0.0%

0.0%

0.0%

100.0%

 

民企

计数

178

46

17

7

3

251

 

企业性质 内的 %

70.9%

18.3%

6.8%

2.8%

1.2%

100.0%

 

总计

计数

179

46

17

7

3

252

 

企业性质 内的 %

71.0%

18.3%

6.7%

2.8%

1.2%

100.0%

 

10-1-5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与企业性质、企业所在市经济发展程度的交叉列表

 

企业性质

企业所在市经济发展程度

一线

二线

三线

四线及以下

总计

国企

计数

0

0

0

1

1

企业性质 内的 %

0.0%

0.0%

0.0%

100.0%

100.0%

民企

计数

67

72

55

74

268

企业性质 内的 %

25.0%

26.9%

20.5%

27.6%

100.0%

总计

计数

67

72

55

75

269

企业性质 内的 %

24.9%

26.8%

20.4%

27.9%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