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站导航 |  网站搜索 |  欢迎投稿 |  联系我们 |  English  

美国“定罪完善小组”制度及其启示

陈 涛

【摘要】 定罪完善小组制度的主要使命和目标是协同律师等调查可能存在的刑事错案,救济无辜者。该制度设定了受理无罪申诉案件的标准和尺度,形成了案件审查的步骤和程序,弥补了官方发现和纠正错案的不足,表明美国检察机关面对错案开始迈向主动救济,体现了“自己的错案自己救”“以合作取代对抗”等真正体现检察官客观性义务的基本理念。借鉴其制度经验,我国应从建立客观公正的刑事案件复审机制,调查探究造成刑事错案的原因,健全刑事错案的补救途径和预防对策等方面完善刑事错案救济制度。
【关键词】 定罪完善小组;刑事错案;主动救济;检察机关
  
  在“无辜者运动”(Innocence Project)的推动下,美国刑事司法发展出一个特殊的趋势:越来越多可能的刑事错案由检察官重启调查,申请再审。许多地区检察官办公室为了有效地处理刑事错案问题,纷纷成立专责部门——“定罪完善小组”,由该机构专责处理无罪申诉案件,指派检察官、律师等协同调查可能存在的错案。检察官作为美国刑事司法体系下最具权威的一员,[1]已经认识到刑事错案问题的严重性,力求在惩罚犯罪的同时保护无辜的当事人。总体而言,美国检察机关面对刑事错案救济已经基本形成了“自己的错案自己救”“以合作取代对抗”等真正体现检察官客观义务的理念。这一制度对于强调错案救济过程中检察机关的主动性,完善刑事错案救济机制方面,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定罪完善小组制度概述
  (一)定罪完善小组的起源与发展
  定罪完善小组,英文称之为“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2]缩写为CIU,是美国检察机关内从事冤假错案调查的组织,为检察机构的一个部门,其职责是发现、纠正并防止错误定罪。[3]最早是2002年由地区检察官乔治·肯尼迪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克拉拉郡成立,其在2003年、2007年分别纠正了一件谋杀案和抢劫案,[4]后因预算削减被肯尼迪的继任者多洛雷斯·卡尔取消。2010年,杰夫·罗森击败了卡尔当选为地区检察官,并于2011年1月重新建立了圣克拉拉郡定罪完善小组。纠正错案成果较为丰硕的在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郡、哈里斯郡以及纽约州的布鲁克林郡。达拉斯郡定罪完善小组自2007年1月由地区检察官克雷格·沃特金斯成立以来至2015年底,共纠正了25件错案,其中14件因DNA证据而获纠正。[5]哈里斯郡定罪完善小组是2009年由地区检察官帕特·吕科斯所成立,其在2015年突破性地纠正了42件案件(占当年全美定罪完善小组纠正错案总数的72%),其中多数为毒品类型之错案。[6]备受瞩目的布鲁克林郡定罪完善小组由地区检察官查尔斯·海因斯于2011年成立,2014年海因斯的继任者肯·汤普逊加强了队伍,目前该小组有9名全职助理检察官,3名调查员,其在2015年成功让8人获释。[7]
  根据美国密歇根大学法学院全美洗冤登记中心(The National Registry of Exonerations)(以下简称NRE)[8]2015年发布的错案纠正报告,近年来定罪完善小组在美国各地的数量稳步增长。自2002年到2015年间有越来越多的定罪完善小组设立,并且有越来越多的错案通过定罪完善小组得到纠正。到2015年底,美国境内已有24个定罪完善小组,其中有6个是2015年新设立的。其间虽有因预算原因被撤销的,但定罪完善小组数量逐年增长的这一趋势正在持续。[9]定罪完善小组成立至今,其影响不断显现。立法者、法官、律师、学者等对检察机关纠错的功能认知有所改变,公众对于检察机关主动纠错的期望也逐渐增加。在2016年美国无辜联盟年会上,一些定罪完善小组的检察官共同组成了“定罪完善小组”论坛,进行经验交流。[10]一些流行的电视节目、电影等影视作品还以定罪完善小组为题材改编剧本并制作播出。[11]
  (二)定罪完善小组的工作内容
  定罪完善小组的工作主要包括两项内容:第一,个案的救济。至2015年底,全美各地的检察官办公室已成立了24个定罪完善小组。这些组织在过去几年间,重新检视了7000余件案件,并成功纠正151件错案,且这些错案大多数是在2014年、2015年得到纠正。根据网络媒体报道,2015年全美共纠正149件错案,其中有58件通过定罪完善小组获得纠正,这一数目突破往年的历史纪录。[12]第二,制度层面的改革。一方面,定罪完善小组通过奖励机制,强调检察官的客观义务,将“不起诉”与“撤回起诉”视为与“取得有罪判决”同等重要的任务,从而避免了检察机关一味追求“胜诉”的价值倾向,可以减少潜在错案发生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定罪完善小组通过对检察官进行持续性的教育训练,有系统地让检察官了解最新的有关错案风险因素的前沿研究,培养检察官时常分析造成错案原因的意识,以避免错误起诉。
  二、定罪完善小组制度的运行概况
  (一)定罪完善小组的行政管理
  为了更加及时、公开地对案件进行审查,大多数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将定罪完善小组设置为一个独立的业务部门,并直接向地区检察官报告。[13]比如达拉斯郡定罪完善小组,由两名助理地区检察官、一名行政助理、一名调查员组成。[14]少数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将定罪完善小组置于上诉部门内,比如费城和华盛顿特区。[15]在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定罪完善小组由几名高级检察官和两名辩护律师组成。[16]达拉斯郡定罪完善小组在招聘检察工作人员时,强调雇用那些追求品德操守的人。[17]
  (二)定罪完善小组的案件筛选程序
  适当的案件筛选程序是决定定罪完善小组能够有效运行的关键因素。曼哈顿郡定罪完善小组声称对存在以下情况的案件给予更多的考虑:错误辨认、不诚实的线人、不在场证明、证人撤回证言、新发现的证据。[18]凯霍加县定罪完善小组对案件受理作了严格的要求,“被定罪的罪犯必须放弃其程序性保障和特权,同意与定罪完善小组合作,同意就定罪完善小组的所有查询要求提供全面信息披露”,[19]实际上,这意味着申请人必须放弃其享有的律师——当事人保密特权。定罪完善小组通常只调查来自服刑人员或当地无辜者计划提出请求的案件,相比之下,达拉斯郡定罪完善小组赞助了一个创新的系统DNA测试项目,它不依赖于被错误定罪个人的申请,反而是地区检察官的犯罪实验室在其档案中搜索有争议的强奸犯的定罪案件。犯罪实验室尝试将被害人的DNA与定罪者匹配,如果未产生匹配,则搜索国家联合DNA检索系统数据库以识别真实的犯罪者。[20]
  (三)定罪完善小组运行流程观察——以凯霍加县为例
  1.凯霍加县定罪完善小组的构成。凯霍加县定罪完善小组由一名定罪完善协调员、一名行政助理、一个定罪完善委员会和一个定罪完善政策咨询小组组成。定罪完善协调员组织定罪完善委员会的一切活动,并领导对具有实际意义的无罪申诉案件进行重新调查。定罪完善委员会由县检察官办公室的九名高级成员组成,包括罪案部处长、上诉部门主管、定罪完善小组协调员和六名高级助理检察官。行政助理负责接收所有请求,为定罪完善小组准备案件卷宗,并追踪对所有案件的答复和结果。定罪完善政策咨询小组至少由三名刑事司法专家组成,包括法律学者和退休检察官,就错案领域新出现的问题向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提出建议。
  2.凯霍加县定罪完善小组案件受理条件。(1)关于实际无罪的非动议请求。要想定罪完善小组进行初步审查,案件必须满足下列条件:先前的定罪判决必须由凯霍加县法院作出;被定罪的罪犯必须还活着;必须提出无罪申诉而不是其他法律问题;新的和可信的无罪证据必须存在;被定罪的罪犯放弃程序性保障和特权,同意与定罪完善小组合作,并同意就定罪完善小组的所有查询要求提供充分披露。请求必须是书面的,并包括罪犯的姓名、案件编号、无罪证据以及定罪完善小组如何能够进一步查看证据。定罪完善小组不会受理无罪申诉以外的其他申诉,例如涉及审判程序错误的申诉。被定罪的罪犯可以自己或由律师提交申请,如果其聘有律师,则所有与定罪完善小组的沟通均需通过律师进行。(2)关于定罪后动议。所有定罪后救济申请、DNA测试申请和重新审判动议将由检察机关上诉部门处理。检察机关上诉部门负责人可以向定罪完善小组通知上述动议,其中新发现的无罪证据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内容:被害人或证人的错误辨认,可信证人撤回证言,刑事被告人不在场证明等。
  3.凯霍加县定罪完善小组审查案件。(1)初步审查。收到申请后,定罪完善协调员将进行初步审查。如果确定不满足上述先决条件,将通知被定罪的罪犯或其法律代理人不再采取进一步行动。如果满足条件,定罪完善协调员将指定定罪完善小组成员或另一名高级助理检察官尽快审查该申请,并为定罪完善小组准备一份简要备忘录,概述无罪申诉的内容。定罪完善小组将根据以下理由对实际无罪的请求进行特别审查:错误辨认、信息提供者的不真实陈述、不在场证明、证人撤回证言以及任何新发现的无罪证据。定罪完善委员会审查备忘录,并以多数票决定是否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被定罪的罪犯实际上是无辜的。如果大多数定罪完善小组成员认为请求缺乏予以进一步考虑的充分理由,定罪完善协调员将通知被定罪的罪犯或其法律代理人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是否进一步审查由定罪完善小组自行决定。对于那些认罪案件中被定罪的罪犯提出的请求,想要获得定罪完善小组的审查,必须满足更高的标准。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定罪完善小组才会对认罪罪犯的无罪申诉进行深入审查。(2)深入审查和重新调查。定罪完善协调员将监督对那些需要进一步审议案情的案件的审查。一旦深入审查完成,进行审查的定罪完善小组成员或另一名高级助理检察官将向定罪完善小组提交最终报告。最终的报告、投票和建议将被送交凯霍加县检察官,由检察官作出最终决定。该决定将由定罪完善协调员以书面形式通知申请人或其法定代理人。
  三、定罪完善小组制度的价值评判
  在寻求错案纠正的基础上,一些定罪完善小组确定并实施了全局性的政策,以提高未来案件办理的准确性。[21]其一,目击证人辨认。有缺陷的目击证人辨认程序是导致错误定罪的一个常见原因。为此,达拉斯郡定罪完善小组创造了一种称之为“双盲管理”的辨认程序,即在对照片和人员现场列队辨认的过程中,要求无论是列队的主持者还是证人都不知道谁是犯罪嫌疑人。这就排除了由主持者对辨认作出影响即便是细微影响的可能性。[22]费城定罪完善小组实施了一项新的政策,对于那些只有单一目击证人证言(在此之前,证人和犯罪嫌疑人素不相识)的杀人案件不起诉。[23]其二,证据开示。在1963年的布兰迪诉马里兰州(Brady v.Maryland)一案中,控方拒不交出对定罪量刑有决定性影响的无罪证据被视为违反了正当程序条款。[24]联邦最高法院就检察官移交无罪证据义务确立了“布兰迪规则”,对“布兰迪规则”的违反是导致司法错误的最常见因素之一。一些定罪完善小组在证据开示方面实施了一些新政策,包括对非机密证据开示的支持。圣克拉拉郡定罪完善小组制定了一个标准化的程序,用来披露吉利奥材料,[25]通过披露引人注目的警官的材料,以确定其作为证人的可靠性。[26]其三,政策和审核内容清单。许多定罪完善小组制定了旨在避免错误定罪的全局性政策。例如,曼哈顿郡定罪完善小组制定了审核内容清单,以解决遵守布兰迪和吉利奥规则、目击证人辨认、执法机关出具证词和秘密线人的问题。[27]
  全美洗冤登记中心在2014年错案纠正报告中提到:“一些定罪完善小组在短时间内表现突出,它们从根本上改变了在美国应如何处理错误定罪,但其努力能否成功尚需拭目以待。”[28]这一判断至今仍然适用。一些定罪完善小组确实成绩斐然,但这一趋势未来能达到何等深远的影响仍未可知。目前公众对定罪完善小组还存在着一定的负面评价。有人质疑它们的公正性、是否投入办案,以及在处理检察官同事所办案件时是否能做到公开。个别定罪完善小组被指责为只是装饰或作为展示公众关系的道具。[29]
  四、定罪完善小组制度的学理思考
  对待刑事错案的态度是衡量一个国家法治发展水平的重要考量因素。定罪完善小组制度表明美国检察体系针对刑事错案由被动等待迈向了主动救济。
  (一)彰显了美国控、辩双方在错案纠正上开始以合作取代对抗
  定罪完善小组的成立,彰显了美国控、辩双方就错案纠正“以合作取代对抗”的核心思想。美国各州的定罪完善小组在组织上的设计虽不尽相同,但其中最有成效的几个单位在运作过程中都借助了辩护律师的协助。[30]检察官与辩护律师的工作因为视角不同,对案件往往产生不一样的视野,同时也无可避免地产生盲点。融合两者的力量可以有效减少基于立场所产生的偏见,以客观的态度面对可能存在的刑事错案,可以更好地取信于专业社群与社会大众。从学理的角度看,美国刑事诉讼制度虽然采取两造对抗的基本态度,但是两造对抗制只是一种“诉讼设计”,不应该延伸成为“立场”上的对抗。在诉讼后的错案救济中,控、辩双方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定罪完善小组的存在,显示美国的检察机关面对错案开始自省自觉,原先职司追诉犯罪的检察官,如今也扮演积极纠正错案的角色,这是刑事错案救济的里程碑。
  (二)反映出美国检察制度与民意通过正常渠道形成了良性互动
  在现代的政治合法性语境中,民意借用人民的自由表达而成为一种公众的意见,而这种公众意见需要被政治家认真倾听。[31]检察制度应当如何面对要求纠正错案的“民意”,美国的定罪完善小组制度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借鉴。在要求纠正错案的汹涌民意下,作为民选的检察官不可能熟视无睹。如果民意的表达不能得到适度的回应,那么民众对司法公正和实现正义的期待就会受到损害。在此情境下,面对民间团体不断地主动发现错案、救援无辜者,检察官也面临着压力,倒逼其自身主动有所作为,这就实现了对于刑事错案救济非常良性的互动。
  (三)标志着美国检察机关在错案救济上由个案正义向制度正义转型
  所谓制度正义是指,一个国家、社会的制度体系能够充分保障个人的安全、平等、自由。[32]美国检察官认为错案发现与救济存在极大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在经过一系列的错案被利用DNA鉴定等科技手段纠正后,有必要设计一个专门机构重新检视和发现错案,定罪完善小组应运而生。检察官通过定罪完善小组和其他手段,在防止和纠正错误定罪上可以比其他人做得更多。检察官有权力和影响力来采取和鼓励改革措施,以减少未来发生错误定罪的案件数量。美国定罪完善小组自成立以来除了已经主动纠正了151件错案之外,还创造性地推动了相关法律政策的实施改革。这些实实在在的成绩标志着美国检察机关在刑事错案救济方面已经从个案救济、偶然救济走向了制度救济、长效救济,从而实现了由个案正义向制度正义的转型。
  五、定罪完善小组制度的启示
  认真观察美国定罪完善小组制度的建立与发展过程,再立足于我国现实基础之上审视其制度和实践经验,特别是其协同检察官、律师等主动发现、纠正错案的做法,对于我国刑事错案救济机制的完善具有重要的启示与借鉴意义。
  (一)建立客观公正的刑事案件复审机制
  检察官的客观公正义务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共识,检察官绝非在诉讼中一味追求胜诉和有罪判决,而是追求事实真相和促进司法公正。从这个角度上讲,我国检察官也应当负有发现和纠正错案的职责,这是对其客观公正立场的必然要求。具体来讲,可以借鉴美国的经验,由检察官、辩护人以及物证专家等跨学科多领域的人共同组成一个独立的审查团体,对可能存在错误的案件进行审查,以最大程度保证司法公正。考虑到刑事错案一般多发生在故意杀人、强奸以及抢劫等暴力犯罪中,从节约司法资源与提升司法效率的角度出发,可以将受理的案件限定在侵害人身权利的暴力犯罪案件当中。近年来,我国犯罪率呈逐渐升高的趋势,如果准予受理所有针对暴力犯罪案件的申诉显然不符合司法实际,在当前情形下,宜先仅受理重罪错案,即应将受理对象限于已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重罪罪犯,待条件成熟后方可逐渐扩大案件受理范围。此外,可以借鉴美国定罪完善小组的受案标准,即只受理“实际无罪”案件,而非因法律错误或程序错误导致的错案,实际无罪案件的申诉人本身并未实施犯罪,关押甚至处决他们是最大的不正义,为避免造成此种不正义,对实际无罪的申诉者进行救济显然更具紧迫性。
  (二)调查探究造成刑事错案的原因
  刑事错案的产生有多方面的原因,刑事诉讼的各个阶段都有可能发生。就检察环节来说,刑事错案的产生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有必要学习美国定罪完善小组的错案风险研判制度经验,通过加大对检察官的教育培训力度,邀请专家学者授课、集体研讨等方式,定期对检察官进行有针对性的系统训练,全面帮助检察官了解造成错案成因的学术前沿研究,培养检察官时常分析造成错案原因的意识,最大程度上避免错误起诉。我国检察官还应当从诉讼的各个环节发掘诱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错判的因素,并通过行使检察权去积极纠正。正如有学者所言,“检察官应仅力求真实与正义,因为他知晓,显露他(片面打击被告人)的狂热将减损他的效用和威信,他也知晓,只有公正合宜的刑罚才符合国家的利益。”[33]
  (三)完善刑事错案的救济途径以及预防对策
  美国定罪完善小组除了一直专注于发现和纠正过去的错误定罪,还积极地在整个司法管辖区倡导程序或政策改革,以防范未来的错案发生,这为刑事案件质量的提升注入了强大的动力。检察机关应该结合办案,进一步完善预防刑事错案的工作机制。过去几年中,检察机关对此已进行了积极的探索,比如改革不合理的检察考评机制,积极保障律师的辩护权等。当前情形下,应当结合检察官办案责任制改革,从我国刑事办案的实际出发,建构创设一些有助于预防刑事错案发生的体制机制,从而保证办案质量,防止和减少错案发生。

【注释】 
  [1]参见何家弘:《论美国检察制度的特色》,载《环球法律评论》1995年第4期。
  [2]大多数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将其命名为“定罪完善小组”(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也有的称之为定罪完善计划(Conviction Integrity Program),比如纽约州曼哈顿郡;有的称之为定罪再审小组(Conviction Review Unit),比如纽约州布鲁克林郡。本文用“定罪完善小组”这一名称统称这些机构。[3]Petherick, Wayne, Brent E. Turvey, and Claire E. Ferguson, eds. Forensic criminology. Academic Press,2009:341-342.
  [4]The National Registry of Exonerations, EXONERATIONS IN 2014, http://www.law.umich.edu/special/exoneration/Documents/Exonerations_in_2015.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8日。
  [5]The National Registry of Exonerations, EXONERATIONS IN 2015, http://www.law.umich.edu/special/exoneration/Documents/Exonerations_in_2014_report.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8日。
  [6]Allan Turner, Exonerations in the U.S. reach new level, with Texas leading the pack, http://www.houstonchronicle.com/news/houston-texas/houston/article/Exonerations-in-the-U-S-reach-new-level-with-6802777.php.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8日。
  [7]Del Quentin Wilber, How these Brooklyn prosecutors work to get innocent convicts out of prison, http://www.latimes.com/nation/la-na-brooklyn-prosecutors-exonerations-20160805-snap-story.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10日。
  [8]全美洗冤登记中心是密歇根大学法学院的一个项目,旨在提供美国自1989年后已公知的错案的详细资料。在这些案件中,被告人往往被错误定罪而后由于发现新的证据而使错案获得纠正。
  [9]The National Registry of Exonerations, EXONERATIONS IN 2015, http://www.law.umich.edu/special/exoneration/Documents/Exonerations_in_2015.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28日。
  [10]Audrey Redmond, NCIP Team Engages in Knowledge-Sharing at Innocence Network Conference, http://law.scu.edu/northern-california-innocence-project/ncip-team-engages-in-knowledgesharing-at-innocence-network-conference/.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1月7日。
  [11]Conviction (2016 TV seri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nviction_(2016_TV_series).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1月7日。
  [12]The National Registry of Exonerations, EXONERATIONS IN 2015, http://www.law.umich.edu/special/exoneration/Documents/Exonerations_in_2015.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18日。
  [13]Hollway, John."Conviction Review Units: A National Perspective." U of Penn Law School, Public Law Research Paper 15-41(2015).
  [14]Dallas County District Attorney, 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 https://www.dallascounty.org/department/da/conviction_integrity.php,2016年10月23日最后访问。
  [15]Hollway, John."Conviction Review Units: A National Perspective." U of Penn Law School, Public Law Research Paper 15-41(2015).
  [16]Spencer Hsu, D.C. Prosecutors Create Unit to Find Wrongful Convictions,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local/crime/dc-prosecutors-create-unit-to-find-wrongful-convictions/2014/09/11/91a3722c-39da-11e4-bdfb-de4104544a37_story.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23日。
  [17]Medwed, Daniel S, Brady's Bunch of Flaws,67 Wash.& Lee L, Rev,1533,(2010).
  [18]Courtney Oliva, Establishing Conviction Integrity Programs in Prosecutor’s Offices, http://www.law.nyu.edu/sites/default/files/upload_documents/Establishing_Conviction_Integrity_Programs_FinalReport_ecm_pro_073583.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26日。
  [19]Cuyahoga County Office of the Prosecutor, 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 http://prosecutor.cuyahogacounty.us/en-US/conviction-integrity.aspx.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26日。
  [20]Mike Ware, Dallas County 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 and the Importance of Getting It Right the First Time, http://www.nylslawreview.com/wp-content/uploads/sites/16/2012/02/Warearticle.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26日。
  [21]Center for Prosecutor Integrity, 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s: Vanguard of Criminal Justice Reform, http://www.prosecutorintegrity.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Conviction-IntegrityUnits.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1月1日。
  [22]Courtney Oliva, Establishing Conviction Integrity Programs in Prosecutor’s Offices, http://www.law.nyu.edu/sites/default/files/upload_documents/Establishing_Conviction_Integrity_Programs_FinalReport_ecm_pro_073583.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1月2日。
  [23]Center for Prosecutor Integrity, 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s: Vanguard of Criminal Justice Reform, http://www.prosecutorintegrity.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Conviction-IntegrityUnits.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1月8日。
  [24]参见[美]吉姆·佩特罗、南希·佩特罗著:《冤案何以发生:导致冤假错案的八大司法迷信》,苑宁宁、陈效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81页。
  [25]在Giglio v. United Stated一案中,美国最高法院作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在刑事案件中,控方对同案犯证人所作出的任何“允诺、奖赏或者引诱”都应被视为无罪证据,根据宪法第15修正案的正当程序要求,这些证据必须开示给辩方。这种开示可以确保陪审团充分、准确地对该证人的可信度进行评估。参见刘静坤:《论刑事诉讼中的同案犯证言》,载《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公安法治研究)》2006年第4期。
  [26]Courtney Oliva, Establishing Conviction Integrity Programs in Prosecutor’s Offices, http://www.law.nyu.edu/sites/default/files/upload_documents/Establishing_Conviction_Integrity_Programs_FinalReport_ecm_pro_073583.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1月3日。
  [27]Zalman, Marvin, and Julia Carrano. Wrongful Conviction and Criminal Justice Reform: Making Justice. Routledge,2013, p.196.
  [28]The National Registry of Exonerations, EXONERATIONS IN 2014, http://www.law.umich.edu/special/exoneration/Documents/Exonerations_in_2015.pdf.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16日。
  [29]Elizabeth Barber, Dallas targets wrongful convictions, and revolution starts to spread,http://www.csmonitor.com/USA/Justice/2014/0525/Dallas-targets-wrongful-convictions-and-revolution-starts-to-spread. Hella Winston, Wrongful Convictions: Can Prosecutors Reform Themselves, http://thecrimereport.org/2014/03/27/2014-03-wrongful-convictions-can-prosecutors-reform-themselv/.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2日。
  [30]参见金孟华:自己造成的冤案自己救,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323/822927/.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10月11日。
  [31]参见涂云、秦前红:《司法与民意关系的现实困境及法理破解》,载《探索与争鸣》2013年第7期。
  [32]参见张恒山:《略论制度正义——执政党的至上价值目标》,载《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07年第4期。
  [33]林钰雄著:《检察官论》,法律出版社2008年12月版,第26页。

【作者简介】陈涛, 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人民检察院办公室副主任。
【文章来源】《人民检察》2017年第15期。

更新日期:2018/12/22
阅读次数:4439

上篇文章:俄罗斯2016年“反恐一揽子法案”解读
下篇文章: 美国反恐法律的实践及其借鉴

 

TOP   
©2005-2020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    京ICP备10031106号-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