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站导航 |  网站搜索 |  欢迎投稿 |  联系我们 |  English  

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有关虚拟财产保护的法律规定

王凤訸

一、日本关于虚拟财产之法律规定

日本对虚拟财产的保护,并没有制定专门的法律。为应对虚拟货币发展带来的种种问题,日本对《关于资金结算的法律》进行修订后,于2017年开始实施。该法第2条增加了虚拟货币的概念,将虚拟货币定义为“在购买商品,租赁或接受服务时,作为清偿对价能够对不特定人使用,并以不特定人为对象进行买卖的财产性价值(仅限于以电子方式记录在电子设备或其他对象中的财产性价值。本国货币及外国货币和货币计价资产除外),并能通过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的;以不特定人为对象,与前项中所规定的财产性价值之间能互相交易,并能够利用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的财产性价值”。[1]但是该法律更多的是从监管的角度出发,对交易所、从业人员等的行为进行规制以维护交易安全、保护投资者的权益。

对于网络游戏中的账号、装备等虚拟财产的保护,日本目前是依据不同的法律予以处理的:

针对盗取他人游戏账号、密码的行为,日本在2012年修订并于同年51日施行的《关于禁止非法访问的法律》中新设非法取得他人ID、密码等相关罪名。[2]如违反该法的规定,将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一百万日元以下的罚金,同时,该法还规定,对于访问管理者明知对方出于非法访问之目的,而为其提供他人的账号密码者,将被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五十万日元以下的罚金。[3]

针对侵犯游戏账号中的道具、装备等虚拟财产的行为,日本《刑法》将其归为诈骗及恐吓罪一章,在第246条之二设置电子计算机使用诈骗罪,规定“向他人用于处理事务的计算机输入虚假信息或非法指令,以制作与财产权的取得或丧失有关的不实电磁记录,或提供与财产权的取得或丧失有关的不实电磁记录供他人使用,以获取或是他人获取财产性非法利益的,应当处以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罚。”[4]之所以如此设置,是基于日本《刑法》中所规定的盗窃罪的客体是“财物”,而日本法学家认为网络虚拟财产不能认定为有体物,因此虚拟财产不能作为盗窃罪的客体。而日本《刑法》关于诈骗罪之规定中将骗取他人从而获取财物或财产上的不法利益的行为认定为诈骗。网络游戏中的道具、装备并非有体物,但由于玩家之间往往在现实世界中进行线下交易,故骗取、盗取玩家的虚拟道具、装备的行为可被认为是侵犯了玩家的财产性利益,故在其《刑法》第246条诈骗罪之后设第246条之二电子计算机使用诈骗罪。

日本《公证人法》于2000年修订时,在第1条中增设第4项,规定公证人可对“电子、磁记录【以电子形式、磁记录或者其他人类感官无法感知的形式(以下简称电子、磁记录)制作的记录,可供计算机做信息处理之用】进行认证,但限于除公务员依职务而制作的电子、磁记录之外的情形”。除此之外,日本的公证事项中有类似于我国的保全证据类公证,即事实实验公证,公证人根据自己的感官,对其所感知到的事实予以客观记录,公证人可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对从计算机网络或网站上下载情况进行记录并制成公证书,事实实验公证书在实际裁判中具有较高的证据效力,前述对电子、磁记录的认证虽不及事实实验公证书的证据效力高,但在对于存在于电子计算机网络中或其他电子、电磁记录的保护和利用发挥一定的作用。

二、我国台湾地区关于虚拟财产之法律规定

在我国台湾地区,通过网络入侵、窃取他人账号和密码,从而盗取虚拟货币、虚拟宝物,将其转移至不法者账户或其他人账户,或采取诈骗等手段,骗取虚拟货币或宝物等类型的案件近年呈高发态势。

关于虚拟财产的法律保护,台湾地区经历了从相关规定不健全、无可规范到将其定性为动产,再到予以单独保护的三个阶段:

1997年台湾地区立法机构以所谓“刑法修正案”形式,将其所谓“刑法”第323条修正为“电能、热能及其他能量或电磁记录,关于本章之罪,以动产论”,在原有条文的基础上,将“电磁记录”也纳入了“动产”的范围。

台湾法律事务主管机关于2001年就某案的复函中表示,根据所谓“刑法”第323条规定,电磁记录关于在诈欺及窃盗罪章中均以动产论,而线上游戏的账号角色及宝物资料均是以电磁记录的方式存储于游戏服务器,游戏账号所有人对于角色及宝物这一电磁记录拥有支配权,可任意处分或转移角色及宝物,游戏角色及宝物虽为虚拟,然在现实世界中均有一定的财产价值,玩家可通过网络拍卖或交换,与现实世界的财物并无不同,故线上游戏的角色及宝物无不得作为刑法窃盗罪及诈欺罪所保护之客体的理由。基于此,线上游戏中的装备、游戏币等虚拟财产,在法律上均被视为动产。游戏账号的持有者,即玩家,对其游戏账号中的虚拟财产拥有所有权。但是将电磁记录以动产论,使其成为窃盗罪之行为客体,台湾学术界及实务界则认为,台湾地区相关规定上所称的窃盗,须符合破坏他人持有、建立自己持有之要件,而电磁记录具有可复制性,此与电能、热能或其他能量经使用后即消耗殆尽之特性不同;且行为人在建立自己持有时,未必会同时破坏他人对于该电磁记录之持有,如以复制之方式取得他人电磁记录,因此将盗取电磁记录纳入窃盗罪一章,与台湾地区相关规定就传统的窃盗罪构成要件有所不同。

基于此原由,2003年台湾所谓“刑法”修正后,将“电磁记录”这一表述从第323条中删除,增列妨害电脑使用罪一章,其中无故输入他人账号密码、破解使用电脑的保护措施或利用电脑系统的漏洞,而入侵他人的电脑或其相关设备者,将被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留或并处以十万元以下罚金;无故取得、删除或变更他人电脑或其相关设备的电磁纪录,致生损害于公众或他人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自此,线上游戏之中的虚拟财产正式改为适用妨害电脑使用罪而非成立窃盗罪。不过其制定理由中依旧强调,电磁记录虽不属于动产,但是如果该电磁记录本身有财产上价值,仍可以“财产上不法之利益”,适用相关规定中各该罪章的法条,如诈欺罪等。

 

【注释】

[1][日]《貪金決済に関する法律》: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日本法令索引,参见http://hourei.ndl.go.jp/SearchSys/index.jsp,最后访问时间:201991日访问。

[2]日本法务省犯罪白书平成30年版犯罪白書~進む高齢化と犯罪~第5章サイバー犯罪,参见http://hakusyo1.moj.go .jp/jp/65/nfm/n65_2_4_5_l_0.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992日。

[3][日]《不正アクセス行為の禁止等に関する法律》: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日本法令索引,参见http://hourei.ndl.go .jp/SearchSys/index.jsp,最后访问时间201997日。

[4][日]《刑法》: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日本法令索引,参见http://hourei.ndl.go.jp/SearchSys/index.jsp,最后访问时间201992日。

 

【作者简介】王凤訸,广东省深圳市前海公证处。

【文章来源】《中国公证》2019年第11期。

更新日期:2020/5/1
阅读次数:638

上篇文章:台湾观护制度组织建制及其对大陆社区矫正的启示

 

TOP   
©2005-2020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    京ICP备10031106号-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