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站导航 |  网站搜索 |  欢迎投稿 |  联系我们 |  English  

社区矫正工作的受矫效果及其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以广西L市C区社矫工作为例

覃 静 于 莉

【摘要】 我国自2003年实行社区矫正制度以来依然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在制度、管理和具体实施层面都暴露了诸多问题。通过对广西L市C区的实证研究发现,社矫政策具体实施存在漏洞、资源配置不到位、人员结构不合理且待遇低、受矫人员及其家属对社矫工作的错误认知等对社矫工作的效果产生消极作用。因此,建议从政策制度、执行机构和工作者、受矫人员三个层面全面提高社矫工作成效,如建立严格的社矫工作管理体系、提高社矫工作队伍的专业性、关注受教人员身心发展,从而有效改进社矫工作并提升受矫效果。
【关键词】社区矫正;社矫工作者;受矫人员;受矫效果   

一、问题提出

社区矫正是将符合矫正条件的罪犯,在专门的国家机关监督管理下置于社区中进行刑罚服刑,{1}并在社会各个组织团体和社会工作者的帮助下,对受矫罪犯的心理和行为进行教育,帮助其顺利回归社会并不会发生二次犯罪的非监禁性的刑法活动。{2}在我国社区矫正工作中,受矫人员在受矫过程中会受到国家矫正政策、矫正执行机构、社矫工作者以及整个社会环境的积极和消极影响。{3}因此,有必要研究当前我国社区矫正工作的开展状况并分析其中存在的问题,并就如何改进社矫工作,提升受矫效果提出对策建议,以推进我国社区矫正工作的发展。本文将从政策制度层面、执行机构和社矫工作者层面以及受矫人员层面对广西L市C区社区矫正工作进行分析,考察社区矫正的制度措施及其实施状况,社区矫正执行机构和执行者的工作状况,以及从受矫人员的经验感受出发,考察社区矫正工作的效果,通过分析发现C区社区矫正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其原因,有针对性地提出改进对策,以推动社区矫正工作的发展。

二、研究方法

本文以广西L市C区为个案,采用半结构式访谈法和参与观察法,通过笔者参与观察C区社区矫正相关活动,如集体教育、个人教育、家访、劳动体验等,总结C区基层社区矫正工作现状。通过半结构式访谈详细了解社区矫正机构及工作者的工作流程、工作感受等状况,受矫人员的受矫感受、受矫需求等内容。访谈对象的选取采用判断抽样的方法,在C区相关部门帮助下抽取2名宽管受矫人员、1名普管受矫人员和1名严管受矫人员进行访谈;工作人员方面抽取2名C区司法局工作人员、1名街道办工作人员和1名社区工作人员作为访谈对象。受访者基本状况如下:

表1受矫人员

┌─────┬─────┬─────┬─────┬────────────────┐
│姓名   │社会角色 │性别   │年龄   │受矫原因            │
├─────┼─────┼─────┼─────┼────────────────┤
│老蔡   │沙场工人 │男    │36    │非法采矿判有期徒刑3年      │
├─────┼─────┼─────┼─────┼────────────────┤
│小于   │辍学少年 │男    │17    │盗窃罪             │
├─────┼─────┼─────┼─────┼────────────────┤
│老付   │无业人员 │女    │40    │组织卖淫罪和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
│     │     │     │     │刑3年              │
├─────┼─────┼─────┼─────┼────────────────┤
│罗某   │环卫工人 │男    │37    │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    │
└─────┴─────┴─────┴─────┴────────────────┘

表2社区矫正工作人员

┌──────┬──────┬──────┬──────┬──────┬──────┐
│姓名    │工龄    │性别    │年龄    │工作单位  │职务    │
├──────┼──────┼──────┼──────┼──────┼──────┤
│小王    │4年     │男     │27     │司法局   │科员    │
├──────┼──────┼──────┼──────┼──────┼──────┤
│小艾    │2年     │女     │28     │司法局   │科员    │
├──────┼──────┼──────┼──────┼──────┼──────┤
│小孟    │1年     │男     │24     │H街道办   │普通职员  │
├──────┼──────┼──────┼──────┼──────┼──────┤
│小李    │3年     │男     │29     │L社区    │普通职员  │
└──────┴──────┴──────┴──────┴──────┴──────┘

三、社区矫正的政策制度与落实状况分析

在社区矫正工作中,政府制定的社区矫正工作制度和实施办法对受矫人员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社区矫正制度措施的落实状况会间接影响到受矫人员矫正效果,以下从C区社区矫正的政策制度、工作实施状况做出分析。

(一)C区社区矫正的政策制度

C区从2011年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工作制度依据2012年1月10日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共同颁布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的通知。

C区社区矫正工作制度主要包含以下方面:

1.工作人员管理培训

C区建立以社区矫正专题集中培训和各街道办司法所每月定期培训相结合的培训机制,由区司法局每年组织两次开展社区矫正工作业务专题培训,同时利用C区开展聘请律师担任社区或村法律顾问的有利条件,由各司法所每月组织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及志愿者开展一次相关法律知识的学习培训。

2.执法警力建设

为严格规范社区矫正执法行为,C区统一为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定制了司法警察制服,为各个街道办司法所配备了摄像机、照相机、执法记录仪、警棍等执法业务装备。

3.受矫人员监督管理系统建设

自2015年C区司法局开始启用社区矫正电子实时监管系统,要求辖区内相关受矫人员佩带电子镣铐并对其进行电子实时监督管理。后续出台了《C区社区服刑人员电子实时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从制度上明确社区矫正电子实时监管的适用对象、管理办法、奖惩措施、社区服刑人员权利义务等。

4.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

C区司法局制定了《社区服刑人员集中教育管理制度》,要求每位受矫人员每月参加集中教育不少于两次(共6小时),并且严格落实《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关于“社区服刑人员每月参加教育学习不少于八小时”的规定。 C区司法局与市公益志愿者协会合作,受矫者关于集体教育、个人教育等活动的讲座专家和心理咨询师由市公益志愿者协会组织安排,内容主要有:法律法规、心理知识、思想政治等方面。受矫人员个人教育分为宽管(一季度一次)、普管(两周一次)和严管(一周一次)三种不同方式。由工作人员提前通知时间和地点,由聘请的心理咨询师对受矫人员进行个人教育,教育内容涉及个人矫正现状、心理疏导、压力疏导;同时政府积极组织社区志愿者及各社区法律顾问律师一同参与社区矫正工作。

5.信息管理系统

自2012年年底C区成功搭建社区矫正信息管理系统(司法“E”通),C区司法局通过下发《L市C区社区矫正人员分类管理制度》保证平台的有效使用,要求各司法所把对受矫人员的日常管理内容,包括集中学习教育、公益劳动、书面汇报、走访,个别谈话等工作的图片、记录全部录入司法“E”通,并把工作内容的录入路径、录入期限等进行明确化,C区司法局通过司法“E”通系统可以随时掌握每一名社区矫正人员的教育、劳动、思想、表现等情况,进一步判断是否需要进行矫正方案的调整。

(二)C区社矫制度落实状况及其对受矫效果的影响

笔者通过在C区社区矫正部门为期一年的参与性观察,对C区社区矫正政策落实状况进行考察,发现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矫正教育方面

C区政府组织区内受矫者们在政府办公楼司法局会议室邀请讲座心理学专家开展集体教育活动,集体教育内容主要涉及心理健康教育、法律知识教育、政治知识普及、娱乐身心的活动等,发现现场教育目标效果不明显;个人教育三种不同类型受矫者参与频率不一样,通过对心理咨询师访谈发现受矫者资料欠缺,一对一个人教育活动稳定性差,导致个人教育活动对受矫人员没有起到实质性的帮助。

2.公益劳动方面

由C区各个辖区社区矫正工作人员每两周组织一次带领受矫者在社区内或敬老院等公益机构中进行扫地或慰问演出的形式,参与观察发现公益劳动中受矫者们大多是做一些扫地、搬东西或干杂活,劳动时间并没有达到制度规定的时间且没有达到政策制定想要达到的效果,多趋于形式化。

3.家庭走访工作方面

社区工作者对三种类型受矫人员家庭走访频率不同,其中严管受矫人员频率最多即每周一次,但社矫工作人员在家访工作中出现很多困难,如家访对象家庭不配合、交通不便等,导致家访工作达不到帮助受矫人员从家庭层面实现再社会化的目的。

从C区社区矫正工作制度的具体实施情况可以发现,宏观层面的社区矫正政策比较全面并具有创新性,但是在具体实施方面出现了很多疏漏,直接影响了社矫工作人员的工作成效,间接地影响了受矫人员的矫正效果。

四、社区矫正的执行机构和社矫工作者状况分析

社区矫正的政策制度通过社矫执行机构和社矫工作者的实际工作得以落实,同时社区矫正执行机构和社区矫正工作者的具体工作状况对受矫人员的受矫效果产生直接的影响。

(一)C区社矫工作执行机构的基本状况

C区社区矫正工作的执行机构包括司法局部门、街道办司法所、分属社区三个部分:

1.区司法局

2017年C区司法局负责社区矫正的科员10人,每人工作量较大并身兼数职。科员们主要工作是负责总结街道办上报的社区矫正工作情况,与志愿者协会联系安排心理咨询师和社工专员。

2.街道办

C区共有5个街道办,每个街道办建立司法所(即社区矫正中心)。以H街道办为例,司法所共有4人(包括所主任),主任主要负责依据司法局指示指导司法所社矫工作人员工作。3名司法所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本辖区内受矫人员矫正活动安排工作。每个工作人员每周需要对应3位受矫人员家访工作,任务量非常大。

3.分属社区

每个街道办包含2-3个社区。以H街道办下属的L社区为例,L社区负责社区矫正工作人员有2名,两名工作人员主要工作是关注受矫者的生活、家属、就业等状况,提前告知受矫人员矫正活动安排,如有特殊情况需及时向上级司法所反映。

(二)C区社矫工作者的工作状况

C区专职社区矫正工作者共29人,年龄分布在23-54岁,其中男23人、女6人,文化程度是专科以上。 C区社矫工作者的工作状况存在以下特征:

1.工作压力大

对社矫工作者的访谈中,工作者普遍反映工作压力大,工作内容繁杂并且部分工作人员接触这类工作前没有进行系统学习专业知识。由于人员配置少,每位工作人员要分担的责任也越多。社矫工作人员小孟说到:“街道办分管3个社区,每一个社区受矫人员居住地址不同,家访工作很困难。”由于工作特殊性,工作中会面临对受矫人员家属不配合,主要负责家访工作小李说:“这3年里,家访吃了很多次闭门羹,很多家属不配合,让我们很有压力啊!”

2.工作条件差

首先,社区矫正工作存在政府交通补助不到位,工作人员家访交通困难多的问题。社矫工作人员小孟谈到家访工作时提出交通问题非常棘手,他说:“每次家访骑电动车不远的地方还行,要是去村里电动车就没电了。”其次,由于接触的是正在服刑的受矫人员,犯罪情节有重有轻,因此社矫工作对工作者有一定的人身威胁,虽然政府部门提供了警棍和警服,但是必须通过复杂申请程序才能使用。

3.工作收入少

社区矫正工作是当今国家非常重视的刑罚工作,而C区社矫工作人员收入却不高。司法局内社矫工作人员属于国家公务员工资待遇全市统一,但是街道办事处和社区工作人员大多是聘用兼职的,工资比司法局公务员人员的更低,工作人员普遍表达了工作量和收入不成比例的感受。

4.社会认可度低

社矫工作需要接触到罪犯,是一项较危险工作,对此许多社矫工作人员家属表示担忧。司法局工作人员小艾是一名女生,之前在街道办司法所工作过,家里人对她工作内容一直很担忧,后来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进入区司法局工作。街道办司法所工作人员小孟从事工作一年了,大学刚毕业时和朋友一起入街道办司法所,半年后朋友因为家人反对而辞职了,小孟在这一年内也不断地因为工作性质遭到家人的反对。

5.工作开展阻碍大

社矫工作人员在工作中需要与受矫人员及其亲属接触,在很多情况下会因为不同的原因造成工作受阻。受矫人员在家中进行社区矫正,家属作为看护人有配合受矫人员社区矫正的义务和责任,但许多家属并不愿意配合工作人员的工作,社区工作人员小李说到:“有次家访,罪犯家属不让我和罪犯说话,甚至威胁我不要再来家访。”

(三)C区社矫执行机构和工作者工作状况对社矫效果的影响

C区社区矫正执行机构和社区矫正工作者的具体工作状况及其所遇到的问题和阻碍直接影响受矫人员的受矫效果,具体表现在以下几点:

1.社区矫正执行机构层面

一是分工不清,权责不明。 C区社区矫正执行机构三个部门在执行社区矫正工作中,上级政府安排社区矫正工作任务经由司法局—各街道办事处—各社区,整个过程繁琐复杂,三个部门分工不清,相关工作者权责不明,造成社区矫正工作开展行政效率地,基层执行力弱。

二是工作者配置少,专业性不强。 C区司法局科员身兼数职工作量大,街道办司法所工作者大多是兼职人员流动性大,一定程度上阻碍社矫工作的顺利开展;同时工作者专业性不强,C区司法所工作招聘以法律专业为门槛,组织社矫工作者培训内容是普通法律讲座,无相关社区矫正专题培训。

三是经费保障不到位。通过调研发现C区社区矫正工作经费保障不到位,基层社区矫正工作者在交通工具、执法工具等方面出现经费困难,造成社区矫正工作进展缓慢,降低社区矫正者的工作效率。此外,社矫工作者工资和补助较低,缺乏人身保障等保险补贴,缺乏对社矫工作者的激励。

2.社区矫正工作者层面

一是工作缺乏专业性。由于C区社区矫正工作者没有经过社区矫正专业技巧的训练和学习,在工作家访、电话访谈等工作中与受矫人员及其家属的沟通欠缺专业技巧,导致受矫人员及其家属对矫正工作的不重视和不理解的消极态度,阻碍了受矫人员的受矫效果。

二是教育内容形式化。 C区社区矫正教育形式和内容较为单一,例如:集体教育通常是以讲座的形式进行法律、社会行为规范等内容讲授。由于教育内容过于形式化且乏味无趣,造成受矫人员对社区矫正的不接纳和排斥,影响了社区矫正工作的效果。

三是个案辅导缺乏连续性。 C区邀请了专业老师对受矫人员进行一对一的心理辅导。但由于辅导老师不断变换,导致个案辅导缺乏连续性,加上没有个案辅导的档案记录,新的辅导老师需要重新了解受矫人员的具体情况,使受矫人员反复回忆不堪回首的经历,给受矫人员造成心理上的压力和反感,严重影响个案辅导的效果。

五、社区矫正的受矫人员状况分析

在社区矫正环境中,受矫人员接受社区矫正的效果与其自身心理、生理健康有很大的关系,也与其家庭的配合状况密切联系,受矫人员的社矫状况及其经验感受会对社矫效果产生直接的影响。

(一)C区社区矫正中心的受矫人员情况

依据我国《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和《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4}C区的受矫人员可以划分为宽管受矫人员、普管受矫人员、严管受矫人员。宽管受矫人员指交通肇事等过失犯罪的受矫者,思想上主观危害性小,对社会危害性小。普管受矫人员指贪污、受贿等职务犯罪的受矫者。严管受矫人员指盗窃、抢劫、诈骗、故意伤害等刑事犯罪的受矫者,对于悔罪态度差且不能严格遵守社区矫正监督管理规定工作的,思想上主观危险性大,心理不健康,自我控制力和现实表现较差的经过司法局社矫小组和有关部门的审查考核后可以定为严管。

C区司法局接收社区矫正人员后,会依据社区矫正人员犯罪所判处刑罚、个人生活和心理特征等制定独立的管理办法。要求在矫期间,受矫者需遵守法律、行政法规、禁止令和社区矫正有关规定,服从监督安排,接受教育矫正。 C区司法局根据受矫人员的受矫表现进行评估,在矫期间受矫人员不能随意离开L市,若擅自离开不通报给予书面警告,情节严重取消社区矫正刑罚交由法院另判。受矫人员参加的个人教育、集体教育、义务劳动等活动每一年进行考核,在矫正期满三十日前受矫者需作出书面总结,刑满十五日前根据受矫者在社区矫正期间表现、矫正小组意见、考核结果、社区意见等情况作出书面鉴定。当社区受矫人员矫正期满时,司法局组织其及家属参与解除社区矫正宣告。

(二)受矫人员接受社区矫正的状况和感受

本研究接受访谈的4名访谈者由于判处刑罚程度不同,因此受矫情况不同,4名受矫人员中老蔡、小于和老付属于宽管。老蔡因非法采矿被判有期徒刑3年,家中有妻并育一儿一女,被执行社区矫正后一直以沙场经营为生,对于社矫工作人员工作老蔡表示很满意,工作人员小孟平均两个星期一通电话询问他家里近况,每周老蔡会按照要求参加司法局组织的公益劳动活动。

小于是一名17岁青少年,因偷盗邻居被判盗窃罪,访谈中得知小于父母工作很忙缺乏对小于的教育和陪伴。自被执行社区矫正后,小于开始做微商,平日去网吧和朋友打游戏,访谈中他正进行个人教育,对于社区矫正他说到:“这个教育太无聊了,无非就是问我最近在干嘛、家里人干什么、有没有什么朋友。”可见小于没有意识到社区矫正对他教育意义。老付因组织卖淫罪和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通过家访中发现她对社矫工作人员不耐烦且不配合,老付的法律意识淡薄,处于无工作状态,和儿子住在一起,2018年因擅自离开L市被给予书面警告处分。老付在访谈中对社矫工作人员的工作反应非常排斥,说到:“不知道家访有什么意义,每次就像看守犯人一样问我一些重复的问题,特别烦,还不如坐牢管吃管住有人陪说话。”罗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分类于严管。他性情暴躁,平时酗酒,家中有妻子和儿子,自被执行社区矫正后从事倒垃圾或倒土的工作。因他的犯罪给他和家人们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罗某曾经因吸毒被拘留,被给予警告处分,2018年因擅自离开L市被佩戴了电子镣铐。访谈中他少言少语,对工作人员表现出不信任,希望解矫心情非常迫切,从访谈中表达出对社区矫正工作只是“走形式”的感受。

(三)受矫人员个体因素对受矫效果的影响

在四位受矫人员访谈中,大多对C区社区矫正工作表示满意并认为社区矫正对自身带来很大帮助。受矫者老蔡在谈到家访工作中很是感激社矫工作人员小孟,小孟在期间经常给他的孩子们带来书包和文具用品等慰问品,为老蔡就业工作也给予了建议和帮助。受矫者小于表示在参与公益活动后给他的生活带来很多温暖,他说到:“每周只要有时间,小艾姐都会联系我参加公益劳动活动,有时会去独居老奶奶家里,我会帮她打扫屋子,陪她聊天,奶奶对我特别好,希望我多多读书。”

社区矫正工作对于受矫者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但是由于不同的受矫者情况不同,社区矫正的效果也会受到受矫者个体情况的影响。

1.受矫人员对社区矫正错误认知的影响

由于受矫人员社会和文化背景各不相同,对社区矫正认知程度有高有低,受矫者缺乏对社区矫正的正确认知会影响受矫人员顺利解矫进程。在访谈受矫者老付时,她表达对矫正教育活动内容乏味和活动目的不理解时说:“每次参加集体教育就是大家坐在一起聚聚,聊聊天,我大字不识一个,让我听那些大道理怎么明白?时间长了,真是觉得太无聊。”老付对社区矫正的集体教育活动认为只是受矫者一起聚聚和聊天,并没有清楚认知到社区矫正对她的教育意义。

因此社矫工作应该重视提升受矫人员对社区矫正的正确认知,在集体教育等活动中增加社区矫正对受矫人员身心健康、顺利回归社会的积极作用和重要意义的讲解,帮助受矫人员从思想上正确认知和接受社区矫正。

2.受矫人员个体之间的负面行为影响

受矫人员群体中,犯罪情节各不相同,若其中一位恶劣行为和情绪在群体中传播,会使群体受矫效果适得其反。未成年受矫者小于在访谈中说到:“在一次集体教育活动上认识了比我大5岁的小张哥,他对我特别仗义,平时他总请我去网吧玩,还教我抽烟喝酒,他说以后带着我一起去广州做生意一起发大财。”由于未成年人小于自身缺乏辨别危害身心健康成长行为的能力,导致被受矫群体负面行为和情绪的交叉感染,对未成年小于身心的成长都造成了负面效果。

因此社矫工作应该对特殊受矫人群的矫正工作进行区别管理,严格管理受矫人群之间的联系和交往,避免群体中负面行为和负面情绪的传播。

3.个体的心理因素的影响

受矫人员的犯罪原因往往与其心理健康有很重要的关系,一位患有心理疾病的受矫人员不管被判多重的矫正处罚,若不从根本上解决其心理疾病问题,则无法帮助其顺利回归社会。受矫人员罗某患有抑郁症,虽然被判社区矫正后能与家庭团聚使家人们倍感欣慰,但罗某身心状态一直不乐观,他的妻子道出心声:“我们家生活困难,被判刑后发现他有轻微抑郁症,他原来上班老板看他被判刑而且生病就把他辞掉了。上次他没有和司法所小孟说要出L市就被佩戴电子镣铐,让他心理更加有压力了。”

因此社矫工作中应关注患有身心疾病的受矫人群,心理咨询师及时发现并重点对患有心理疾病受矫人员进行心理疏导,才能使受矫人员重新正常地回归工作和生活,从而顺利解矫。

4.家庭环境因素的影响

矫正过程中,受矫人员能够重新回归到家庭和工作环境中进行社区矫正,若其家庭环境恶化和发生变故会对受矫人员的矫正效果造成不良的影响。受矫者老蔡有一双儿女,自从被判社区矫正后他感觉身上的责任和担子更重了,访谈中说到:“街道办要求参加的各种活动我都积极参加,但我有腰伤,女儿有自闭症,希望政府能够考虑我的特殊情况减少参加活动量,帮助我找到合适工作,家中孩子还需要看病花钱。”家中孩子自闭症和自身腰伤,给老蔡在顺利进行社区矫正时在客观层面造成了阻碍。

社区矫正工作在关注受矫人员的矫正进程时,也要考虑受矫人员家属和家庭变故等家庭环境因素对社矫工作的影响。{5}因此,社矫工作者应注重对家庭困难的受矫人员帮扶工作,解决受矫人员的家庭问题,促进其顺利解矫。

六、总结与讨论

通过上述三个层面的分析发现,C区的社区矫正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也存在着很多问题:在制度设计和具体实施方面存在漏洞,社矫政策制度没有全部落到实处;社区矫正机构人员配置不合理、资金配置不到位;社区矫正工作人员专业性不高,工作压力大、工作条件差、收入低、家属对工作不认可;受矫人员方面由于社矫教育活动的形式单一而产生对社矫工作的不理解与排斥,社矫人员家属也存在不配合等问题,对社区矫正的效果产生消极影响。针对上述问题,为完善社区矫正工作,提出优化社区矫正效果的对策建议:

(一)完善社区矫正管理体系,确保各项资源的有效落实

一是相关部门建立每月一次对辖区司法所就社区矫正日常监管、档案管理、考核奖惩、执行变更、入矫解矫等社区矫正管理体系并开展执法检查,严格对照考核标准进行评分,以确保社区矫正工作的法治化和规范化。二是积极开展“社区矫正执法规范年”活动,认真组织社区矫正调查评估。对每一项调查事项,均向调查对象的亲属、社区、当地派出所、单位、学校等进行走访详细地了解情况。三是区司法局和各街道建立社区矫正执法大队和执法中队。执法大队由区司法局社区矫正工作分管领导、监狱挂职干警、社区矫正专职工作人员和各司法所所长组成,执法中队由各司法所所长和专职司法助理员组成。四是要加强社区矫正经费保障,区委、区政府对社区矫正工作应该高度重视,将社区矫正工作专项经费按照社区矫正对象的标准纳入本级财政预算,并为社区矫正中心建设及社区矫正信息化建设等提供专项资金资金保障,切实解决社区矫正工作中的实际困难。

(二)培育社区矫正专业队伍和建立奖励机制,提升社区矫正的工作效率

一是要扩大社矫专职队伍建设,组织社会各个方面的力量充分发挥基层群众的自治组织、社会团体和志愿者的作用,积极参与和协调社区矫正工作,鼓励长期从事公、检、法离退休人员积极参与当地社区矫正志愿者队伍。二是加强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教育培训,提高整体业务能力。建立以社区矫正专题集中培训和各司法所每月定期培训相结合的培训机制,组织C区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开展社区矫正知识竞赛,提高业务水平。三是应明确职位权责,各司法所由所长作为第一责任人负责社区矫正工作,可以采取招聘公益性岗位的方式为每个司法所至少配备了五名专职司法助理员协助所长开展社区矫正工作,同时运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充实社区矫正力量。四是政府应建立适当的社区矫正奖励机制,根据社矫工作者的工作成效提供相应补贴,并对基层社矫工作者优秀代表给予奖励,从而提高社区矫正工作者和基层社矫机构的工作成效。

(三)关注受矫人员身心发展和扩大其社会参与,增强社会能力并顺利解矫
    一是帮助受矫人员群体中营造良好的氛围,关注罪犯不良的心理问题和反抗情绪,建立专门的罪犯心理治疗小组并引进社会工作专业人员,开展有针对性的个案工作辅导、心理疏导、小组工作等专业活动,提升受矫人员的社会参与能力,避免坏情绪的相互传染。二是加大关注因社区矫正而引发的家庭破裂、家中老人无人赡养等有困难的受矫家庭,与受矫人员家属积极进行沟通和情绪疏导,根据困难情况给予帮助。三是充分发挥基层社区综合服务中心的作用,有针对性为受矫人员提供对矫正工作和参与活动的反馈渠道,弥补司法局等相关部门的基层社矫工作空白,可以利用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场所为有困难的受矫人员提供短期居住、为受矫人员开展就业指导等专业活动。四是运用政府购买社会服务形式与专业的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合作,建立稳定的社区矫正服务基地,定期组织受矫人员到服务基地参加公益活动,规范社区矫正中受矫人员参与公益慈善类活动的管理机制,从而在相关部门的监督下帮助受矫人员扩大参与社会活动的参与,增强其社会适应力。

【注释】
【参考文献】 {1}张昱.矫正社会工作[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8:10.
{2}王琪.社区矫正研究[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7:5-18.
{3}尹露.中国特色社区矫正的功能定位与进路选择[J].河北法学,2018,36(10):76-86.
{4}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司发[2003]第12号)[EB/OL].(2003-07-10)[2019-01-12].http://zyzg.100xuexi.com/ExamItem/ExamDataInfo.aspx?id =e7b5d7e2-cc08-4ff4-8ffa-5e8c99e0e004.
{5}李钰.论社区矫正人员权利义务的实现和保障[J].新疆社会科学,2017,(1):105-108.

【作者简介】覃静,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2017级社会学硕士研究生;于莉,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副教授。
【文章来源】《江西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第4期。

更新日期:2019/11/5
阅读次数:142

上篇文章:关于监狱学的学术品性

 

TOP   
©2005-2019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    京ICP备10031106号-30